六都春秋 LADO POST

新聞焦點

【評論】最低工資與薪資自己爭取,是嘴砲還是德政?

熱門議題
2018-08-16 | 行政院長賴清德說目前平均月薪四萬八千元,引來眾人批評。

行政院長賴清德說目前平均月薪四萬八千元,引來許多覺醒青年的攻擊,許多覺青戲謔地為了自己拉低平均工資道歉,但我認為大可不必,平均數有人高有人低,四萬八千元是平均薪資而非最低薪資,自然不可能要求每個人都在這個數字之上。事實上從單一的平均數字並無法看出國家的經濟問題所在,從單一的平均數字推論國家經濟好壞,不論正方反方都是把其他人當笨蛋。

但這並非本文主題,本文想討論一個假設性的問題:「如果法定最低薪資調整成四萬八千元,會產生什麼結果?」覺青們很喜歡要求政府提高基本薪資,並且常以「撐不下去的企業就倒一倒,讓優質企業接棒」做為調整薪資的訴求,我想以此出發,來想想政府大幅調整了最低薪資後會發生什麼樣的情況。

西元某年月日,台灣政府宣布基本薪資調整為四萬八千元,全國民眾歡欣鼓舞,因為工資一夕之間變成兩倍,民眾的消費力也變成了兩倍,原本只吃得起50元便當的人,現在都可以吃100元便當了;商人們發現原本賣100元的商品,現在標價200元也能賣出去。於是慢慢的整個市場來到了一個新的均衡:你領著四萬八千元的薪資,吃著菜色相同但是價格翻倍的便當,用著相同牌子卻賣兩倍價格的手機,除了你的學貸房貸車貸比較容易償還,整個世界似乎都沒什麼改變。

但是對於另外一些人來說似乎就不是如此了,他們也許年紀大了,也許在肢體與智能上有些障礙,他們拼了命工作加班也沒辦法為資本家帶來四萬八千元的產值,所以邪惡的資本家們就把這些倒楣鬼開除了,畢竟有那麼多年輕的勞動力可用,為什麼要花錢養這些無法創造足夠產值的人呢?那麼這些失業的人該怎麼辦呢?他們在做最擅長的工作時都無法達到四萬八千元的產值,更別說其他工作了,大概只能靠著社會救濟金,度過一天算一天了。

但是總有善良的資本家吧!他們抱持著每個員工都是家人的想法,無論如何都不肯放棄任何一個人,即使雇用這些員工是負資產,每個月的收支都是虧損,依然堅持發給每位員工四萬八千元的工資。但是最後的結果,往往是善良的資本家撐不下去倒閉了,整間公司整個工廠的員工通通一起失業,一起領政府的失業救濟補助過生活。

勞工與資方之間的關係,也是一個市場,市場都會受到看不見的手影響,當你做出改變時,市場的其他部分就會做出相應的改變。最簡單的例子也許是大家國中時都曾經學過的最大利潤問題:「農夫在果園中種植蘋果樹20棵,每棵每年產蘋果400個,若每加種一棵,則每棵年產少10個,欲獲最大利潤,則應種幾棵?」只是這個簡單的問題到了現實世界,變數就會增加到無窮多,即使用上現在最強的超級電腦都算不出來。與其期待政府訂定一個讓每個人都滿意的的工資水準,還不如像賴院長所說的,每個人爭取自己的工資,自己為了自己的收入而努力。

*延伸閱讀
【評論】從蔣月惠的大起大落看台灣人的造神運動
【評論】台南不是選西瓜,第三勢力是否有機會入政?
【評論】克羅埃西亞能踢翻強權,台灣也可以嗎?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圖片取自賴清德臉書

作者

吳丞閔

從小就想當個武林高手,結果長大之後成了科技業的肥宅;原本以為會肥宅一生,卻又誤打誤撞成了個說書人;雖然是個說書人,但我從來沒有放棄過成為武林高手的理想。我現在心中有一團火,在這個Moment,要~爆~了~

我要留言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