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新聞焦點

【評論】從小英生日執行的死刑談存廢問題

熱門議題
2018-08-31 |

2017年 1月20日,蔡英文總統在與兩公約國家報告國際審查會議審查委員午宴中談話提到:「從人道及公約的角度來說,死刑就是一種酷刑。」「兩公約精神的推動,將會是人權標準的地板,而不是天花板。」這段總統的談話,與今日法務部執行死刑的行為看起來,可說是充滿了矛盾。

兩公約是「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兩項公約的簡稱。這兩項公約是為了1948年的世界人權宣言並使它具有法律拘束力,所以在1966年由聯合國大會通過。在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六條記載:「人人皆有天賦之生存權。此種權利應受法律保障。任何人之生命不得無理剝奪。」

台灣早在1967年退出聯合國之前,就已經在兩公約上簽字,後來因為國內情勢變動,直到2009年才由立法院三讀通過兩公約,明定兩公約具有國內法的效力。法務部執行死刑的行為是否違反這兩項國際公約,筆者並非法律專業背景無法判斷,對於死刑犯李弘基的背景,網路上雖有不少資料,但是難免參雜推測,我也不願採納。只是對於政府取人性命之行為,總覺得有話想說。

國家是由人民所組成,為了治理國家所以選出一群人組成政府,賦予他們武裝保衛人民安全,但同時政府也成為最大的暴力機關,政府的暴力隨時有可能轉向對付應該保護的人民。因此我們又設下了許多規矩,防止這件事情的發生,像是過去專制時期的天命禮教、民主社會的三權分立,都是為了避免政府以暴力對付人民的情事發生,而政府能對人民施展的最強大也最不可挽回的暴力,即是死刑。

不論政府再怎麼樣的努力,沒有任何政府敢宣稱完全沒有冤案的發生,只要還存在死刑,就沒有辦法避免冤殺一個好人的可能性。許多支持死刑的人主要的論調有二,其一是要將犯人永久與社會隔離,其二是讓犯人付出代價。但是這兩點並不是只有死刑才能完成,不得假釋之終生徒刑也有相同之功效,但是與死刑不同的是,當發現冤案時,被判決終生徒刑之人尚有挽回補償的機會,但人死了就是死了,沒有復活的機會的。

一條無辜逝去的生命有多少價值?自由主義大師彌爾(John Stuart Mill)告訴我們:「那是無限大!」

更何況,台灣白色恐怖的歷史只揭露了一小部分,蔣介石「應即槍決可也」的判詞尚在眼前,國民黨如今依舊在政壇活躍,要如何避免政府機關使用暴力對付手無寸鐵的人民?唯有收回政府取人性命的權力,才能更好的避免過去白色恐怖的悲劇再度發生。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如果你也有想法,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評論】最低工資與薪資自己爭取,是嘴砲還是德政?

【評論】從蔣月惠的大起大落看台灣人的造神運動
【評論】政府強制禁用塑膠吸管,難道沒有後遺症?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總統府
 

作者

吳丞閔

從小就想當個武林高手,結果長大之後成了科技業的肥宅;原本以為會肥宅一生,卻又誤打誤撞成了個說書人;雖然是個說書人,但我從來沒有放棄過成為武林高手的理想。我現在心中有一團火,在這個Moment,要~爆~了~

我要留言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