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新聞焦點

【專題】農委會不仁,以農民為芻狗(上)--總評《農田水利法草案》之重大爭議

熱門議題
2018-10-11 | 「農田水利法草案」專案研究顧問團代表人陳昭南

編者按:本系列文章係由「全國農田水利會」所組成之「農田水利法草案」專案研究顧問團代表人陳昭南直接署名撰述,針對農委會已公告之草案條文内容提出強烈質疑。

蓋世謊言之邪惡政府:瞞騙全民+背叛農民
該專案研究顧問團認為農委會之草案已凸顯了八大爭議 :
一、改制為公務機關不是改革,而是違憲!開民主倒車!
二、農業用水的水權必須保留在農民身上,主管機關不可「代持」!
三、水利會是農民財產,草率沒收必須提出救濟!
四、「農田水利事業作業基金」是一場騙局!
五、草案中的「灌溉管理組織」沒說清楚是什麼?
六、草案完全沒有解決人事問題的誠意與能力!
七、混淆水污染防治的權責、浪費政府的行政資源!
八、農田水利事業區域外的灌溉設備,到底屬於誰?

要將全國各地的「農田水利會」併入農委會,並稱之為「升格」到底是誰出的餿主意?更費心一點則該問:政府裡面到底是誰居於何等野心或意圖,而非要置小英和賴神於嚴重背信棄義的「反民主大罪人」之歷史惡名?

姑且假設:賴清德真的是很無知的話?
行政院長賴清德於2017年11月10日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

〝《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攸關國家水資源利用效率提升與全國農田灌溉建設永續發展,請農委會加強宣導,強調農田水利會改制為政府公務機關,將提供農民更好的服務,並積極與立法院朝野各黨團溝通,讓社會瞭解農田水利會升格的目的及重要性,消弭各界疑慮,進而支持農業政策改革。〞

這段說法,徹頭徹尾就是個大謊言。但,我寧可用一種善意來看待賴院長不是故意地公然撒謊,而應該是被理盲的農委會正副主委林聰賢和副主委陳吉仲再加上立院院長蘇嘉全所聯手共謀而被刻意矇騙了。

因為當賴神說:「強調農田水利會改制為政府公務機關,將提供農民更好的服務」時,這位萬人迷的賴神院長其實根本就不自知對這件事究竟有多少理解?更進一步言,他根本就是助紂為虐地硬要將台灣農業加勁推落到「萬劫不復之境」!

且讓我們平心靜氣地問:《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的改制真的會是一場有利於農民的「改革」嗎?還是其實這就是一次嚴重違背憲法精神,大開民主倒車的法規修改?

執政黨正在無知地拆解台灣得之不易的民主
依據政府目前所公布的修法內容以觀,農委會提案到立法院而欲將原本屬於「公法人」位階的水利會改制為「公務機關」,使其收歸政府(農委會)所有。

而政府一方面將農田水利會「公法人」的資格取消,使其改制為「公務機構」,強制將原本屬於農民的財產收歸國有;另一方面又告訴農民,此次修法將會使「農田水利會」升格,並提供給農民更好的服務等說法,根本就是顛倒是非、胡言亂語。

試問,若有個強盜闖進一個村莊強行將村民們現有的財產收歸到強盜團伙的名下,並保證之後會給村民們更好的生活環境(特註:不提任何實際做法,只提供口頭保證而已),這樣的形同虐民暴政的說法能服人嗎?這樣的作法不正是利用公權力橫徵人民財產的匪徒作為嗎?

一個宣稱「權力是向人民借來的」政府,竟然能倒置錯亂為「權力是向人民騙來的」?人民心中焉能無怨?又焉能不怒?

一個號稱堅守民主自由之「台灣價值」的民選政府,可以這樣輕賤人民私有財產的所有權嗎?可以這樣公然撒謊地佔據農民私產嗎?

「會員直選制」何以成為執政黨芒刺之背?
民主是一種生活態度,也是一種生活權利的基本保障,所以政府職能與制度的設計,如何真正落實在人民依法行使選舉權的直接選舉之制度上,理應是民主精神的實際表徵。例如,1996年廢除國民大會而改行一人一票直選總統的修憲運動,即是為了落實直接民選國家領導人的一種偉大民主憲改工程。也因此而讓台灣的政黨輪替成為可能,並使之成為憲政制度之民主慣性。

而當前,台灣各「農田水利會」幹部採行的即是「會員直選制」,且早已行之有年。這種以民主原則戮力建立起的民主審議與自治管理的重要機制,已確立了「農田水利會」是由全體農民會員共同持有並營運的水利設施,也是目前台灣農業生產與農村生活的重要面貌。幾十年來一直運作順暢且從未發生內部爭議。

憲法過去試圖建立的民主自治人民團體(公法人),「農田水利會」已在其直選「會長」、「會務委員」與「小組長」的過程中產生了具體實踐成果,這難道不正是值得且必須要以憲法大力維護並保障的民主實踐嗎?

職是,此次政府對「農田水利會」所謂「升格改制」,不僅屬於違憲之舉,更是大膽踐踏了「農田水利會」多年來辛苦建立的民主機制。則政府罪莫大焉?

「農委會」出賣水權,就是背叛農民!
現農委會針對此一「升格」案,在宣導時口口聲聲說「會捍衛農民水權」,然而這種口頭保證(空頭支票)在已公布的修法草案裡根本沒有制度設計上的保障!縱令在改制後,依照草案第三條、第四條、第五條,無論是「灌溉區域範圍」、「灌溉制度」、「灌溉計畫」,農民全都不再具任何發言權!

事實上,只要「農田水利會」在被取消了原有的民主審議制度後,農民灌溉水權通通都會變成了主管機關單方面說了算!政府成了唯一「水權」主人,制衡的設計既被移除,政府也成了最大「水怪」,農民即將陷入任憑宰制境地。

並且,該草案第四條「說明二」之中,所稱的「確立主管機關與灌溉用水人(農民)之權利義務關係」,主管機關與農民之間究竟是什麼樣的權利義務關係,在該草案中完全付諸闕如?是因為農委會本來就另有企圖,別有居心嗎?

就水權而論,身為主管機關的農委會竟然於草案中主動自我矮化,今後甚至還得委屈地去向水利主管機關「申請」(第四條說明二)所謂「符合灌溉制度的水權」,這是保護農民的態度呢?或簡直就是蓄意出賣農民權益呢?這樣的農委會,該不該被聲討?被詛咒?或者說,民進黨真的自以為可以成為「台灣的萬年政府」而再也不會出現「政黨輪替」的落衰局面了??

在以上這種雙重退讓下,原本「農田水利會」作為獨立法人人格所本該擁有的水權,也就是本該由全體農民會員共同持有的「水權」,在草案中被「無聲地」而巧妙地一筆勾銷。這樣的改制,就是對農民權益最大的侵害與作賤,也充分顯示了農委會之無能與背叛農民的最可惡例證。

因此,我們強烈主張:農業用水的「水權」必須要確保留在農民身上,絕不能任意被一個刻意「背叛農民」的農委會粗暴取消了,更不能就這麼輕鬆地交由主管機關「代持」之後被賤賣了!

草率沒收農民財產,農委會當然是違憲!
「農田水利會」於法律上之定位本為自治團體公法人,其財產既非屬公有財產,更不是國有財產,此為我國實證法上之定論,也是各級政府機關及法院長久以來所採取的見解。

而如今農委會偏聽少數學者不敢公開具名發表的薄弱說詞,執意主張「公法人之財產即屬公有財產」,此舉不僅於法律上是毫無任何依據的天大笑話,更是一種執政黨意圖侵占民間團體財產的惡意行為!

蓋「農田水利會」之財產皆為台灣農民世代祖輩辛勞打拚並基於公益之捐贈所累積。政府於此次修法草案中竟欲以一句「概括承受」,完全未經任何徵收程序,亦未有任何清理計算過程,就將「農田水利會」財產收歸國有。

此舉不僅完全違背我國憲法保障人民財產權之意旨,更凸顯了當今台灣政府對待自己的農民所採取的一種予取予求的強盜搶奪心態!與昔日盜賊政府之行徑何異?

(未完待續)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作者

陳昭南

《六都春秋》創辦人,曾任立法委員,現為網路媒體專欄作家。

延伸閱讀

我要留言

台南市議員候選人郭秀珠 懇請支持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