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新聞焦點

【評論】韓國電影取材威權時代,為何我們不能?

熱門議題
2017-09-18 | 上圖為韓國電影《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海報

為什麼韓國能拍出《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而台灣卻一部真實描寫228的電影都拍不出來?

其實《計程車》遠非第一部討論光州事件的電影,之前相關的電影還有《正義辯護人》、《華麗的假期》、《26年》等等,除此之外,還有多部討論韓國民主轉型過程中遭白色恐怖威權迫害的電影,而台灣電影即使提到相關議題,也多是以當時的時代背景拍攝小人物的故事,從不「正面對決」。

但即使想正面對決,又要跟誰對決呢?光州事件的16年後,韓國兩任總統全斗煥及盧泰愚分別為此被判無期及17年監禁,而台灣呢?即使早已有國家報告指出蔣介石要為228負最大責任,但至今我們不但沒有審判,還繼續將他供在中正廟裡。


圖中前排著西裝者為南韓前總統全斗煥於1983年的照片,1979年的光州事件時擔任中將的他下令鎮壓,在1995年遭民主化的南韓政府起訴並逮捕。
圖片來源:AL CHANG

早在10年前就有民調顯示:單純紀念228屠殺,有超過43%的人認為會影響社會和諧,但「認定228元兇為蔣介石」只有27%的人認為會影響和諧,換句話說,如同韓國般執行轉型正義審判責任人,即使在轉型正義尚未完全的台灣,依然能有效促進社會和諧,可是我們就是不做。

這就牽扯到第二個問題:大韓民國是韓國人建立的國家,而台灣人從未建國,這片土地上只有中國人建立的中華民國。

《華麗的假期》中有一段台詞是「在軍隊向人民開槍的那一刻起,他們就不再是大韓民國的軍人!」對韓國人來說,包含政府在內任何傷害大韓民國的都是敵人,所以當韓國人起身對抗政府時,他們是披著國旗唱著國歌的,甚至被政府射殺後的棺材上都蓋著國旗,簡單來說,那些走上街頭的民眾才是大韓民國,而當下的執政者對他們來說已不再是大韓民國了,所以對他們來說,拍出這些轉型正義的電影不但不會讓國家分裂,反而會讓他們更加團結,更加凝聚他們的民族意識。

而228呢?你能想像那些被中華民國軍隊殺害的受害者棺木上披著中華民國國旗嗎?你能想像那些起身對抗的民眾是「自認維護中華民國正統」嗎?不可能的,不同於大韓民國是韓國人的國家,在228事件中,台灣人只是被統治者,而中華民國是統治者,兩者的角度不可能一致。


228事件中,台灣人與中華民國的觀點差異太大,若由中華民國人拍攝,將無法呈現真正的苦痛。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如果台灣人要拍228,那開槍掃射的、讓人咬牙切齒的會是中華民國;血流成河、賺人熱淚的是台灣人。如果台灣人要拍228,倒行逆施、使民不聊生的是中華民國,受盡欺辱、博人同情的是台灣人。如果台灣人要拍228,凝聚的是台灣的民族意識,式微的是中華民國的正當性。

而如果中華民國人要拍228,那拍出來就是一場「時代的悲劇」,是「維持國家穩定的必須」,這種觀點台灣人能接受嗎?我們原本活得好好的,你跑來代管得亂七八糟,對然用子彈回應我們的抗議,這種只有我在悲的歷史算什麼「時代悲劇」,被你們弄得動盪不安的台灣,為什麼還要為了「維持中國穩定」而死這麼多人?

所以,回到開頭的問題,不是台灣人拍不出來,而是中華民國不會讓台灣人拍出來,之前描寫白色恐怖紅極一時的恐怖遊戲「返校」不是要改拍成電影嗎?看看中華民國派了誰來監製吧,記者會上那句:「《返校》的劇情本身還是以人作為出發點,不希望在政治上有過多著墨。」言猶在耳, 你還以為中華民國是你的國家嗎?別傻了,中華民國從來沒有哪怕一秒站在你的角度想過,它只想到它自己。


*封面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作者

林艾德

皮格子 Leather Lattice 樂團主唱,獨立建國運動倡議者

我要留言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