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新聞焦點

【報導】還原台大抗議現場:專訪基進黨青年幹部

熱門議題
2017-09-26 |

為什麼要做這篇文章:你有注意到嗎?民進黨、國民黨、時代力量這些政黨,昨天晚上都不在抗議現場。但是「校外團體」在抗議現場到底做了什麼事?你應該要看當時在現場的基進黨青年幹部怎麼說。

問:請問網路上的消息,有哪些你認為不符合事實?

王祐青(以下簡稱「王」):我最印象深刻的是,有人說為什麼校方都已經說要停辦了,獨派還衝上台搗亂。但是這個完全不符合事實,甚至是扭曲事實。我們不是明知道他要停辦還衝上去,是看他沒有要終止的意思,才真的衝進場內的。
詹舜翔(以下簡稱「詹」):有人後來說在衝上台前一刻,主持人有說「我們活動就到這邊結束」。但是曲目告一段落的時候,人就都衝上台了。這兩件事情幾乎是同時進行的——衝上台的人或許沒有注意到這句話。而且我們現場沒有看到工作人員有要收場的意思,沒有拆舞台、任何其他動作。所以我們決定要繼續留在台上。後來他們開始收鋪在草皮上塑膠墊,才算是看到動作。

學生與獨派團體衝上台的現場狀況,圖片來源:Mark Chung


問:學生跟這場運動的關係為何?事前是否知道獨派團體要去?
王:我們23號才知道這個活動,之前都不知道。因為太臨時,沒辦法自己組織,加上得知學生有要自己發起活動,所以先以協助角色參加。
詹:學生跟校外團體前一天晚上達成共識,學生在乎受教權,而且怕受傷,那主權這個角度就由校外團體來說。共識要阻止活動進行。獨派先衝。
:就算今天有台大學生跟我們做切割,但是並不代表所有台大學生。我們在講獨派的議題裡面,還是有台大學生支持我們。例如第一個衝上台的張閔喬,就是現在還在念台大醫學四的學生。
:台大學生會會長林彥廷有受邀上周玉蔻的節目,不過老實說,台大學生會當天根本沒有代表出現在現場,由他們來發言,代表性也不高啦。不過為什麼他們不說「學生會尊重台大學生各有各的意見表達自由」就好呢?我覺得這是要思考的。


當天活動為台大學生與獨派團體各自以不同立場發起,與學生會的關係較小。圖片來源:廖千瑤


問:聽說現場有看到統派的旗子?
:其實活動前我們就有看到五星旗就掛在學生標語「今天回家吃屎(呷賽)」旁邊,知道有統派在場。但是不知道會打人。
:還有掛著旗子的宣傳車停在辛亥路上。不過我們也沒有去拆旗子之類的,看到他們徘徊也沒有怎麼樣。就讓他們在那。

即便五星旗出現在台大校園,但獨派團體沒有破壞或拆除。圖片來源:廖千瑤


問:你們衝進會場的過程為何?
:我們三點左右有先集合,說明待會行動的流程。跟台大學生集合地點不同。
:大約三點半快40幾分的時候,依稀傳出要停辦的消息,但是我們半信半疑。四點多,我們懷著求證的心態去到現場,聽到場內傳出音樂演奏的聲音,就知道他們沒有要停辦。當時前輩已經都在那裡了,我們都有門票,照理來說應該可以進去。我們事前有確認過帶旗子可不可以進場,文化局跟台大校方都說ok。

問:門票?演唱會有門票嗎?
:有。蠻番島嶼社、張閔喬、蔡炫奇等人他們有先募到票,互相支援給我們。
:結果本來說有票的人可以進去,工作人員卻臨時改口說我們有拿旗子不能進去。後來甚至因為沒辦法一個一個檢查,乾脆變成全部人都不能進去,有帶旗子、沒帶旗子、學生還是社會人士通通不能進去。這我們很不能接受,為什麼事前說可以帶旗子,現在又不行?為什麼說一套作一套?
:後來我們看守門的人少,就直接衝進去。驗票系統無效了,跟外面的人說都可以進去。因為原本跟學生團體說好是獨派先進場、學生在外面接應,突然變成這種情況學生不知道怎麼反應,說他們還沒有準備好,結果有的學生進場了、有的還待在外面。有學生領導人把學生留在外面,產生一個斷裂。


原本獨派團體持票進場,學生在外呼應,後來演變成部分學生領袖也衝進會場。圖片來源:Mark Chung


:四點多突破封鎖線進場了,還是有團體在台上表演。雖然我們有做干擾表演的動作,但是他們沒有停止的跡象。因此,四點多接近五點的時候,等他們曲目告一段落,就衝上台去。畢竟我們的目的是中斷活動進行。人家網站上面說主辦方是上海市海峽兩岸交流協會,該協會官網就寫著「促進兩岸直接三通和祖國和平統一」,還能說這沒有政治目的嗎?這個活動不應該繼續進行下去。
:進去之後,就開始吹汽笛、揮旗子。對了,這邊要聲明,在現場發的台灣旗(綠色有台灣圖樣)大家都是自願拿的,沒有誰強迫誰。然後台上還在唱歌,台下就一直吹汽笛。觀眾有的就漸漸退場了。
然後就像剛剛講的一樣,我們就衝破舞台前的擋板,佔領舞台了。後來他們說要停辦,但我們怕他們呼嚨我們,人一走就繼續唱,所以沒有馬上離開,決定繼續佔領舞台。並且在五點半的時候召開記者會。


台灣旗均為學生自願拿取,獨派團體沒有刻意要求學生做任何事。圖片來源:Mark Chung


問:你們有看到統派打人嗎?
:佔領舞台之後,我們想去一下洗手間,詹舜翔帶我們去洗手間。走著走著,有位阿伯告訴我們有人被打,是拿五星旗的打人。在辛亥路上面,靠近新體出口的地方,遇到李柏璋他們。
:趕到現場,發現統派跟學生都有受傷。這是第一波,就是胡大剛持甩棍那一個。後面還有兩波。
:初步了解情況是,可能是先有一些口角,對方年紀比較大的一位動手先推學生,學生氣不過,爆發肢體衝突。當時在場統派的人有四五個,跟學生已經分開了。旁邊人質問他們為什麼推人,他們自己說被罵了所以推人,學生說被罵就可以推人嗎?一直在僵持不下,吸引學生圍觀。看人多,四五個統派他們不太敢進一步動作,就只是對罵,想走。


統促黨在場外鬧事打人,但警察遲遲未來處理。圖片為場外自發抗議的學生,來源:Mark Chung


第一波受傷學生說已經報警了,我們在等警察過來處理。我們不想讓他們跑掉,所以用口角的方式拖延他們的時間。他們想要離開,有學生追上他們想要牽制他們。因為不是所有學生都跟上去,他們可能覺得把我們人分散了,所以才開始動手。

:打人的人後來就沿著辛亥路慢慢跑,幾個人跟上去、幾個人沒有。我在現場有勸他們不要跟上去,免得有人落單,他們就會動手。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跟上去。後來果然就被打了,就是被踹下腳踏車那個。
:後來腳踏車那個我沒有看到。
:我有看到的是腳踏車那個。前面已經有人把他們拉開。我覺得他們就欺善怕惡啦,人少的時候就動手,人多就不敢。


統促黨員胡大剛持甩棍準備攻擊抗議民眾,圖片來源:田昀凡


問:你們為什麼想要參與這次活動?
:我們的角度是沒有主權就不用談其他人權,更不用說受教權之類的。這個活動主辦方的宗旨都說得這麼明顯了,你還能說是純粹的「文化交流」嗎?政治是無所不在的。


*作者
每個月10, 20, 30號會在自己的Medium上穩定供稿,同時公佈在粉絲專頁上。

作者

張慈

過去以專欄作家起家,現在半工半讀,往獨立記者邁進。主題為政治、社會議題、媒體。每個月10, 20, 30號在自己的Medium上穩定供稿,公佈在粉絲專頁上。大型的專題或深入報導不定期找平台曝光。  誰要我造神、要我抹黑、又罵我鄉愿,我會說,我跟讀者約好了不說謊。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