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新聞焦點

【評論】一個政治青年的觀察:2018年台灣政局側記(上)

熱門議題
2018-01-23 | 民進黨全面執政,仍然引來許多反彈

過去台灣靠著發展型國家模式取得經濟成功,但在經過扁、馬兩任政府執政後,面對世界經濟和結構的轉變,這套模式似乎也走到一個關卡。民進黨再度執政後的治理策略,仍不脫過去技術官僚治國的基調,在經濟和人口紅利不在的情況下,台灣的各項議題似乎無法得到解決,儘管政府的大方向戰略沒有太多錯誤,但實際情況很難在短期之內改善。經濟轉型的停滯,造成政治創新能動性逐漸降低,進而使政治的新動能顯得欲振乏力。

2014年太陽花學運對抗兩岸權貴資本的這股新政治情勢,目前大多已被收編至體制之內,一是民進黨的新生代,二是時代力量,三是柯文哲的柯家軍,其餘無法掌握的部分仍在流竄。這股不確定的力量,何時會在爆發仍未可知,在這個關鍵點上,台灣的政治結構看似穩定,實則是充滿不安和更大的伏流,等待下一次歷史關鍵點的出現,很可能就會一洩而出。


一、民進黨右轉之後的論述重建?

台灣社會過去在1980年代走入現代化,隨著經濟發展也帶動中產階級,進而要求民主改革,這一套模式符合杭廷頓所說的第三波民主化,也就是現代社會的經濟發展帶動民主轉型。然而再經過30年後的台灣,已經變成一個成熟的經濟體,因此越來越多人願意追求其他非物質層面的滿足以及個人性的進步價值,包括廢死、同婚等等,這一點在後太陽花時代的年輕階層非常明顯,也就是進入一種後現代的氛圍。


File:2012 TW-TPE 10th LGBT Pride DSC0170 (8136304055).jpg
台灣已越來越多人願意追求其他非物質層面的滿足以及個人性的進步價值。圖片取自Shih-Shiuan Kao

僅管台灣已有後現代社會的特質,主要還是只限於年輕一輩,中老年人依然保持前現代的思維,兩者對立將會造成執政者的困難。回歸理性治理運作的國家機器必須要妥協,但這個妥協可能會使保守派和進步青年都不滿意,最後造成後現代社會下的困境。

過去民進黨在2016年選舉時,以文青式的競選語言和中間偏左的立場,承接2014年地方大選的能量,順利取得中央執政和國會過半。然而,民進黨困境在於,過去在野時期可以喊出具高度進步價值的願景,一旦執政就必須面臨現實的挑戰--理性的治理國家機器必須尋求最大公約數,過去的進步價值自然會打折扣。

在妥協中求進步的方式,是政府不得不然的選擇,但目前卻不被當下台灣社會的後現代氛圍所接受。民進黨的「再保守化」,標誌者民進黨將取代國民黨過去在本土的政商結盟位置,但卻失去年輕人的支持。右轉和保守化的民進黨,能否用中間和右派選民,來填補流失的年輕選票,將是未來選舉的關鍵。


勞基法修法引來眾多民眾抗議。圖片由六都春秋提供。

此外,向企業家示好的政策,能否讓民進黨成功帶領台灣走出經濟困局?倘若民進黨對企業偏好的政策,無法改變現今的經濟困局,年輕人的不滿和相對剝奪感則會越來越深,對企業的討好可能無益於解決現實的問題,也會令政黨的價值重塑產生更大的困難和障礙。

過去中間偏左的運動結盟和論述,如何轉換成中間偏右的親商保守黨,目前在民進黨內尚未有大論述之論辯,僅有在各別議題上進行左右平衡的戰術攻防。這樣的政黨價值選擇和治理模式,將影響2018年民進黨地方選舉結果,黨內在2018年派系競合和平衡,也將牽動蔡英文的連任之路。


二、時代力量是否會成為極端小黨或泡沫化?或是成為第三勢力的關鍵?

時代力量以民進黨的側翼起家,在民進黨執政後,和民進黨路線開始漸行漸遠。身為在野黨的時代力量,在各個進步議題上因為沒有包袱,自然可以踩得比民進黨還要激進,但儘管時代力量的態度明確、立場鮮明,可是在多次戰術執行上令外界詬病,實則並未得到多數人的支持。尤其在黃國昌罷免案後更令時力開始警惕,網路的聲量和實際投票數似乎有不小的落差,這也不禁令人懷疑,時力在2018年推出50名候選人想要遍地開花的野心,是否只是成為泡沫化極端小黨的前奏。


 1500129
時代力量公佈將在全國54個選區提出候選人。圖片取自時代力量

時力在地方的基層組織多和民進黨有所重疊,儘管網路和年輕空氣選票的聲勢不錯,但能否在2018的選舉中,轉換成實際的選票仍待觀察。一旦時力表現不如預期,則有泡沫化的風險;反之如果時力可以穩拿10%的選票,則可以成為第三勢力的關鍵少數,對未來政壇將發揮更大的影響力。面對時代力量的挑戰,民進黨的年輕議員候選人挑戰嚴峻,倘若這批年輕候選人表現不如預期,將會造成民進黨太陽花世代在未來接班上的真空和斷層。


三、柯文哲「將台北做為延安」?能否統整第三勢力的大旗?

對於柯文哲,民進黨最安全的戰略是將柯文哲鎖在台北市,因為蔡英文無法承擔柯文哲一旦落敗,直接在2018後組黨整合第三勢力挑戰民進黨的風險。就算2020柯文哲無法贏得選舉,也很可能會讓民進黨落敗,最後是國民黨漁翁得利。因此對民進黨最佳的戰略,仍是先與柯文哲在台北市合作,將「柯文哲因素」的風險降至最低,從近來柯文哲對民進黨釋出善意可以觀之,民進黨的戰略似乎有所奏效。

儘管無法得知柯文哲挑戰大位的野心,但仍無法排除柯文哲挑戰大位的可能性。柯文哲成功舉辦世大運獲得高度肯定,並善於網路新興式的民粹主義宣傳,頗有當年毛澤東煽動共產黨起義的態勢。柯文哲想「將台北做為延安」,利用超高人氣和民粹的操作劍指「京城」,但柯文哲畢竟不是毛澤東,缺乏組織和實在的地面資源,將成為柯文哲的「阿基里斯之腱」。


圖像裡可能有2 個人
柯文哲人氣高漲。圖片取自柯文哲粉專

唯有柯文哲能統整第三勢力大旗,並真正在「延安」揭竿起義,徹底斷絕與民進黨的合作建立起自己的陣地,才有可能真正效法他所佩服的毛澤東,畢竟毛澤東不是只會宣傳,毛最後仍是靠組織和人海得天下,這是柯文哲目前所缺乏的關鍵,也是民進黨還能阻斷並逼迫柯文哲合作的原因。

*下篇:【評論】一個政治青年的觀察:2018年台灣政局側記(下)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圖片取自蔡英文粉專

 

作者

孟青城

政治工作者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