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新聞焦點

【評論】一個政治青年的觀察:2018年台灣政局側記(下)

熱門議題
2018-01-23 | 蔣萬安(左二)在勞基法修法一戰成名

*上篇:【評論】一個政治青年的觀察:2018年台灣政局側記(上)

四、國民黨的最後救星還是要靠蔣家?

國民黨在跌到谷底後,目前的種種作為仍無法拉抬自己的民調,尤其是在被斷了黨產資源後,民進黨正在逐步接收國民黨過去的資源和地方裙帶關係。國民黨對中國示好和求救,都已無法拯救國民黨喪失的黨國神話,尤其是當九二共識成為一個眾人恥笑和鄙夷的符碼,國民黨似乎是在象徵意義和實質資源上都全盤皆輸。吳敦義要以新的本土國民黨之姿,來贏回政權的可能性極低,並且必須面對北京當局的不信任和質疑,對內既無法重獲台灣人民的信任,對中國也無法重新取得「利用價值」,國民黨似乎註定逐漸走向衰敗。

不過,蔣萬安以一人之姿抵擋勞基法修法的氣勢,似乎令國民黨發現一點點奇蹟出現的可能。蔣萬安倘若能抵擋國民黨論資排輩的大老文化,成功出線挑戰台北市,或許國民黨仍有起死回生的可能,這對柯文哲和民進黨來說會是一場硬仗。


圖像裡可能有7 個人、戶外
蔣萬安倘若能抵擋國民黨論資排輩的大老文化,成功出線挑戰台北市,或許國民黨仍有起死回生的可能,這對柯文哲和民進黨來說會是一場硬仗。圖片取自蔣萬安粉專

然而蔣家畢竟還是蔣家,有太多包袱和形象可以被攻擊和操作。儘管蔣萬安給人清新和專業的形象,但眾所皆知這個高富帥公子的背後,不過依然是承襲黨國神話的外衣。倘若善於攻擊的民進黨和善於宣傳的柯家軍誠心合作,全面剖析並裂解蔣萬安,蔣萬安未必會這麼順利過關。至於新北市目前看來國民黨仍可保住香火,那也是國民黨能持續苟延殘喘,不至於全面潰敗的最後君士坦丁堡。


結語

2018年的政治局勢基本上不會有太大改變,民進黨在右轉之後仍可保有地方執政的多數,但將失去一代多數年輕人的支持。對於右轉和保守化的新論述調整,是未來民進黨必須深思的政黨轉型,一旦民進黨無法成功形塑新的綱領和價值,那麼文青式的選舉語言和妥協的理性治理模式,將會產生越來越大的矛盾,會使政黨的走向左支右絀,也很可能會使新一代的民進黨年輕從政者,在2018年乃至未來的選舉中落敗,成為下一代政治甄補的斷層。

時代力量能否成為關鍵的第三勢力仍未可知,一旦無法成為關鍵少數,時代力量將送出好不容易坐上的左獨位置。倘若時代力量能成功將選票比例擴張至10%,時代力量將成為民進黨未來最大的對手,兩個本土政黨將會產生健康和良性的左右競爭,這是台灣期待已久的未來。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
倘若時代力量能成功將選票比例擴張至10%,時代力量將成為民進黨未來最大的對手,兩個本土政黨將會產生健康和良性的左右競爭,這是台灣期待已久的未來。圖片取自時代力量粉專

但是在左右競爭之外的異數還有柯文哲,柯文哲想把台北當作延安,這個野望儘管沒有那麼達容易達成,但也足夠讓民進黨感到緊張,柯文哲的右派治理模式,加上民粹主義式的華麗宣傳,讓他成為台灣政壇能夠問鼎天下的異類。但是柯文哲畢竟不是毛澤東,他沒有中共的組織和人力,因此柯文哲短期內仍會被民進黨鎖在台北,不得不與民進黨結盟來養精蓄銳,力抗國民黨最後的蔣家救星,國民黨的再起猶如遙遠的神話,但蔣家救星的奮力一搏仍不容小覷。

2018年看似沒有什麼可期待的大變化,但潛藏在穩定結構之下的暗潮仍須注意,那就是現代性的治理模式已無法滿足台灣後現代社會的期望。國家的治理要靠理性,然而理性的治理模式無法為社會所接受,或是政策往往不一定能滿足社會的期待,反面來看若不用中間路線來治理國政,也會有過於躁進的危險。現在諸多政策是在妥協中求漸進式進步,卻也不可避免的,年輕人在網路輿論一片罵聲。

民進黨目前執政最大的困境在於,一方面身為國家機器的舵手,不得不以理性來解決問題,但另一方面,身為選舉機器和政權延續的需要,又必須去面對和轉化那些飄渺、變化迅速的「後現代民意」,這兩者之間的拉扯會讓民進黨非常痛苦,這也是執政者最為難的轉型之痛。

當年號稱進步光譜的民進黨,如今將成為新的保守黨,新的「進步政黨」儘管將理念喊得震天價響,但也無法在客觀局勢下提出務實的解決方針,而即將走入歷史的百年老店仍在奮力掙扎,當初那個「台北的素人」已不再稚嫩,在政治精算上將一步步進逼「京城」。台灣的政治變局正在等待下一個歷史時刻,那股暗藏在穩定結構之下的無形力量,一旦重新集結,將徹底再次改變台灣的政治版圖。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圖片取自蔣萬安粉專

 

作者

孟青城

政治工作者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