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新聞焦點

【評論】余杰:干涉衛生紙價格的政府就是共產黨

熱門議題
2018-03-02 | 新聞媒體大肆報導衛生紙漲價

 台灣發生搶購衛生紙的風潮,如同數年前中國發生的搶購鹽的風潮,是資訊不暢通、謠言泛濫而引發的無妄之災。
 
然而,時代力量立委徐永明藉機批評政府說,行政部門對於衛生紙搶購熱潮根本沒有同理心,若政院再不積極指示相關部會穩定民生物價,「一句凍漲都不能承諾,那政府存在的重要性將比一張衛生紙還不如!」

 


徐永明在粉專上呼籲政府平穩衛生紙價。圖片取自粉專截圖。 

這真是在美國獲得政治學博士的名教授的公共言論嗎?為什麼很多人一旦當上立委,就不顧常識、不說人話呢?如果一個政府連衛生紙的價格都要粗暴干涉,這個政府必然是極權政府,納粹德國和蘇俄、中共都曾經是這樣幹的行家裡手。
 
我剛開始記事的時候,是毛澤東時代末期,雖然生活在魚米之鄉、天府之國的四川成都,物資卻極為匱乏,日常生活用品從柴米油鹽到粗糙、劣質的衛生紙,都是定額配給、憑票購買。直到我上小學時,國家還發行「糧票」,且分爲「中央糧票」和「地方糧票」,前者流通全國,後者僅限本地使用。那時,僅僅靠人民幣不能在市場上買到糧食(尤其是米和麵等「細糧」),還得配上等額的「糧票」,即便到餐館吃飯,也要支付人民幣和糧票這兩種「貨幣」。

 

以前在中國需使用糧票購買糧食。圖片取自用心阁/Yongxinge
 
儘管父親是收入還不錯的工程師,我卻極少有全家上餐館吃飯、大快朵頤的記憶。我記憶中一件無比幸福的事情是,那時常常有製作爆米花的小販來到住宿區,孩子們用家中多餘的糧票換爆米花吃,開心極了。那就是衛生紙不會漲價的國家,徐立委願意時空穿越,去體驗一下此種生活方式嗎?此前,徐立委曾經自比周恩來,看來他真的熱愛共產黨的統治,去體驗一下或許他的看法會有所修正。
 
政府為什麼不能去干涉衛生紙的價格?在一般的民主國家,這不應當成為一個問題,偏偏在台灣,卻成了連學富五車的立委都搞不清楚的問題。如此問政方式,水準實在太低,看來政治學博士還得補一補經濟學常識。
 
徐立委只需要讀一讀奧地利學派的經濟學大師米塞斯寫於一九二零年的短文《社會主義國家的經濟計算問題》,一切就迎刃而解了。米塞斯最早提出,在中央計劃體制下實行經濟計算與合理配置資源是不可能的,從而在人類歷史上最早論證了中央計劃經濟是一種非可行性的經濟制度。
 
米塞斯斷言,沒有自由市場就沒有價格制度,就不能進行經濟計算。經濟計算問題註定了中央計劃者永遠無法正確地計算復雜萬分的經濟體系的運作。由於失去了價格機制,政府根本無法得知市場需求的情報和資訊,而隨之必然是中央計劃體制失靈和經濟低效率乃至瓦解。
 
蘇聯就是這樣崩潰的。中共比蘇聯老大哥聰明的一點是,鄧小平放棄了毛澤東時代黨國無所不包的計劃經濟。難道徐立委要帶領台灣走上連中國人也不堪回首的老路嗎?

*延伸閱讀:
【余杰專欄】 教廷背叛信仰,誰來審判他們?
【余杰專欄】可以爲了討好中國而犧牲台灣嗎?​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圖片取自影片截圖

 

作者

余杰

異議作家,現為無國籍人士,長期關注中國人權問題

延伸閱讀

我要留言

台南市議員候選人郭秀珠 懇請支持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