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新聞焦點

【評論】美國與台灣在政黨初選的異同

新聞追蹤
2018-03-08 |

美國與台灣在2018年都將面臨期中選舉(也就是兩任總統選舉中間的國會與地方選舉),而現在正是政黨初選如火如荼進行的時候。不過這兩個國家的政黨初選制度非常不同,自然也造成了不同的政治局面。本文將簡介這兩國初選制度的差異,以及其產生的效果。

首先,美國的初選制度並不是由兩大政黨-共和黨與民主黨自己決定。或換種方式說,美國並沒有所謂「黨內」的初選機制。美國的初選是由各州自行辦理,一般分為「封閉式」(如佛羅里達州、馬里蘭州、紐約州等)、「半封閉式」(如亞利桑那州、肯塔基州、麻州等等)、「半開放式」(如加州、德州、印第安那州)、與「開放式」(如密西根州、喬治亞州、威斯康辛州等)。

「封閉式」顧名思義,只有該黨的註冊黨員可以在其初選進行投票,而「半封閉式」則開放給無黨籍者參與初選投票,不過通常需要在投票前登記為該黨選民(但不必註冊入黨)。開放式則讓所有選民可以在投票日自由選擇他/她要參加的政黨初選,不受其黨員身分的限制;而「半開放式」則要求選民在投票前公開宣示他/她要參加的政黨初選,才可以投票。

 

「open primary」的圖片搜尋結果
美國國會初選的形式,在各州有不同的規定。

大體上而言,各州議會初選制度的選擇,取決於該州州議員認為何種選制可以極大化該黨在該州的選舉結果。打個比方來說,封閉式初選適合在兩黨差距較為懸殊的條件下使用,如此可以確保優勢黨的候選人保有最佳的黨員支持;反過來說,開放式則適合在選舉結果較為不確定的情況下使用,如此才可以吸收中間選民。除此之外,各州對於何種初選制度較為民主,也是考量要採取何種制度的一個原因。

台灣的初選制度也是五花八門的,過去主要仰賴黨員投票、幹部評鑑、黨內民調、徵召等方式來決定黨內候選人;但從最近幾次選舉來看,國民黨與民進黨在這次選舉都將使用「全民調」的方式來決定黨內候選人。全民調並不是黨內民調,也就是說調查的對象不僅僅限於自己的黨員、而是調查全體選民,不排藍也不排綠,任何該選區的選民都有機會成為民調的受訪者,決定該黨的候選人。

 
圖像裡可能有一或多人、大家坐著、文字和戶外
目前全台各地陸續進行縣市長候選人黨內初選,民進黨在高雄市由陳其邁勝出。圖片取自陳其邁臉書

這次國民兩黨所用的「全民調」初選方式,基本上與美國那些採取「開放式」與「半開放式」的黨內初選相近。換言之,不論選民的政黨傾向、是否為該黨黨員,都可以隨意(或在全民調中隨機的)地參加某黨的初選。這種開放式的初選或是全民調,都有可能會受到敵對陣營的「掠奪」(Raiding)。「掠奪」就是反對黨的支持者,透過參與敵對政黨的初選機制,刻意選出較不受青睞或差勁的候選人來代表該黨競選。就理論上來說,「掠奪」發生的可能性很高,但因為資料收集的困難,所以政治學研究裡面還沒有辦法明確的偵測出「掠奪」所帶來的效應到底有多高。

不過,「全民調」以及「開放式」與「半開放式」的黨內初選方式仍具備數項優點。假設該選區的中間選民人數眾多,這種初選方式可以把中間選民對候選人的偏好納入考量,以近一步吸收中間選民的選票。與此同時,這種初選方式可以避開過去那些「非民主」的徵召與幹部評鑑所引來的批判,進而達成政黨制度民主化的結果。

美國的初選制度是由各州議會訂立,需要透過州議會變更法律才能改變,也就是說變化的機會較小。台灣兩大黨的初選制度則是由兩黨自己決定,未來的發展仍然有眾多的可能。但無論乎是使用哪種方式,都各有利弊,需要兩黨在該時空環境下自行參酌。

 
 

*延伸閱讀:

美議員提出《台灣安全法》,參眾議院能否通過?

拒絕金西瓜,台南基進黨要求民進黨參選人不要做置入性行銷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作者

葉耀元、吳冠昇

葉為美國聖湯瑪斯大學國際研究中心助理教授,吳為美國普渡大學政治系博士生,兩人目前是學術合作夥伴。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