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新聞焦點

【性暴力陰影】遭港警輪姦少女反被通緝 冠冕堂皇的惡正大行殺戮

港民抗暴
2020-05-19 | 女性示威者遭港警壓制(資料照)

文/林艾

伊麗沙伯醫院外一陣陣憤怒的喊聲,他們吶喊的不只是一個18歲少女被迫墮胎的悲鳴,更是無盡少男少女被撫摸、被撞擊、被性侵的褻瀆。一雙雙沾染鮮血的手貪婪游移在那些恐懼的軀體之上,這些佯裝國家的面孔用眼神撕扯恐懼,用穢語踐踏潔而無暇的心靈,那面罩底下是藏不住的淫慾,反光的警服背後閃爍暴虐的光輝。他們侵入、他們剝奪,一個少女的青春是無盡的哭喊,是強制的被害,一群青年身上滿載的拉扯、觸碰更是滿目瘡痍。多日以來,那些哀求的神情與不甘屈辱淚流滿面的臉孔扭曲而痛苦著,他們毫無防備的被扒光、被褻瀆,但那些躲在鎮暴防護裝備之背後的人卻總只有一注凶光暴露在外。


荃灣少女墮胎 性暴力的陰影難磨滅

2019年11月,一名18歲少女在香港荃灣警署遭到4名警員輪姦的消息曝光,當時已在醫院進行終止懷孕的手術,胎兒已逾7-8周大。5月12日,警務處長鄧炳強在元朗區議會會議,回應議員質詢指稱,警方調查發現女子的指控與結果不吻合,會繼續調查,案件交由新界南總區重案組跟進。目前警方已獲律政司指示,以涉嫌作假口供拘捕女事主,但事主現已潛逃正被通緝。曾經這名控訴警方的原告,現在卻成為了被通緝的被告。

什麼是性暴力?摸胸、脫衣、扒內褲、磨私處,乃至要求全裸搜身、性侵害。2019年8月5日,一名女示威者被多名員警抬起露出私處,甚至將內褲扯下的照片在各大社群媒體中瘋傳,回顧當時,這名女示威者曾回應:「我不停大叫『我的裙子!』我被拖著走過一條馬路,後來才有女警接手,說了好多次讓我自己走,最後才讓我自己走。」還有幾位被抬走的女示威者,在示威的社團中遭到改圖,將上圍刻意改制沒有穿胸罩的圖案,而遭受嘲弄和騷擾。

 


香港警察撕扯女性示威者上衣。圖片來源:資料照

在這些運動的過程中,有許多無可被避免遭到碰觸的情況,這些無法描述的接觸,多數示威者總是忍氣吞聲,因為他們總是無法具體實證這些警員是否在執法或是有沒有碰觸到。在暴力與性暴力夾雜的當中,我們無法分辨到底是「他打我」還是「他故意打我的私處」,也因此創造出無數性暴力的受害者,而這些抗爭者們卻選擇自行承擔被觸摸的風險,或根本不自知他們已成為被侵犯的對象。

相互包庇的惡 使香港人民走投無路

性暴力的範圍中,並沒有男女之分,一名男示威者也曾遭警員壓制在地上,並在拘捕時明顯有遭下體磨蹭頭部的動作,甚至在警署內,有更多我們不得而知的性侵受害者。這些示威者遭捕之後,進入警署便宛如踏入深不見底的黑箱之中,沒有監控、沒有紀錄,他們可能遭到全身裸體的搜查,可能被言語羞辱,甚或是如同這名X少女或中大的吳傲雪遭到性侵害或肢體暴力。在這些荷槍實彈的權利牢籠中,這些被分割而孤立的示威者就是被清洗過後的魚肉,沒有反抗的餘地,甚至連作為人的尊嚴也隨之消弭。

「9 月 1 日下午,我被押到羈留室,在我如廁的時候,兩名女警正面望我的私人部位和如廁情況,亦沒有關上洗手間的門,而數步之遙就有男警在閒談。」吳傲雪在女人迷的專訪中詳細回顧許多被侵犯的細節,而這卻只是冰山一角且被公開的惡行,還有許多沒能公開控訴的示威者仍在這樣不知何時可能遭到莫名侵犯的陰影籠罩之下。甚至,有許多人,連說出口的機會都沒有,被消失後便赤身裸體的沉浮於江河之中,或莫名墜落人行道上,又或者突然出現在天台上,連死去,都是衣不蔽體的被暴露在眾人的目光著。

X少女遭到輪姦並墮胎是這些眾多身影中的一隅,還有許多未訴諸法律追訴的示威者,甚至認為警方就是這些暴力的加害者,若是展開調查,反而更是置自身於險境之中。惡與惡之間互相包庇而縱容著,滋養以剝奪人性尊嚴、凌虐他人為樂的威權施加者,X少女承負應是無罪的受害之姿逃亡著,諸多香港人們也仍在這些不知何時到來的魔爪中苟延殘喘,下一個被拖去警署裡的人是誰,無人知曉,下一個被消失的人是誰,更沒有人敢想像,就像15歲少女陳彥霖,她從沒能預見她無法返家的那天。

 

女性示威者上身赤裸墜落天台。圖片來源:資料照

《日內瓦條約》規定,禁止在衝突中使用性暴力作為威嚇工具,並將其列為種族滅絕,違反人類罪行等級的暴行。國際刑事法庭亦明確將強暴、性奴隸、強迫援交,懷孕、絕孕以及其他的性暴力視為是戰爭罪。香港警方的惡行不只該被究責,更應該以戰爭罪的名義行軍法審判,這是泯滅人權的反人類罪行,是有辱人格無法默許的。不論是改圖嘲諷示威者也好,直接進行違反比例原則的觸碰也罷,這些都是性暴力之中令示威者卻步的陰影,他們必須承擔可能被侵害的壓力,甚或網路中迫害個人的言論,這是一種政治性的操作,將這些實質卻無法描述的侵害轉為示威者的夢魘。

我們沒辦法體會被惡意觸碰的恐懼和痛苦,更沒辦法想像被多個眼神注目侵姦的絕望。這不僅是對於身體的摧毀,更是徹底裂解一個人的形與格,是生命的冷酷剝奪。從受害者變成法制中的罪犯,這樣的過程之中,無形重創了X少女,也是對於示威者的威脅,不論是外在的形象還是身心受到的傷害,這就如同《日本之恥》伊藤詩織中所訴及的個人遭遇:「我被強姦兩次,一次被輿論」。性暴力不限於任何性別任何年齡,而隨時可能發生在所有人身上,但卻無力可爭也無可反抗,這些傷害不似身體的創傷,而是心中難以磨滅的重擊,威權體制運用這樣的手段,試圖澆熄香港熱烈的焰火。

 
 

作者

林艾

呼吸、喝水、吃飯、睡覺--生活之必要。正如我在此,我願使你進入我世界中必要。

我要留言

德義記帳士事務所   創業家的好朋友
【民主小日曆】2020熱賣,數量有限!
【從亡國感到防疫大國】預購開始!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