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六都議題

【報導】化學除草劑:農人救星或毒性累積?

桃竹苗
2017-10-01 |

今日(2017年9月21日)荒野保護協會、主婦聯盟合作社等數個關注環境的團體在樹黨竹北市代許育綸、綠黨前新竹縣議員周江杰等民代陪同下,前往新竹縣、市議會進行請願網路連署處),要求兩方議會盡快督促縣市政府制定並通過《非農地禁用除草劑自治條例》。

除草劑連狗兒都能毒死
其實交通部公路總局已經開始在工程標案裡面要求廠商不能使用除草劑,而必須使用人工除草。但公路之外的工程就變成施工者自由心證,而縣市政府也因為無法看到每一個現場,加上沒有管理的法源,我們還是常常能看到整片枯黃的路邊草類。去年五月新竹科學園區也曾發生狗兒吃到除草劑而中毒死亡的案例,顯然除草劑使用的問題需要被社會大眾嚴肅面對。

從台三線浪漫的道路兩側,到都市裡、馬路邊,都能看到活力旺盛的「雜草」。「雜草」當然是以人類的需求來看,若站在大自然的立場,能長出各種多樣的植物草類,其實正是充滿生機的展現。草類也是許多生物在生活中密切接觸的生態,有養狗的朋友也知道狗兒會有嚼草的行為。

除草劑的「累積之旅」
對農人來說,田裡的雜草會搶走稻米與蔬菜的養分,與生長快速的草類戰鬥可說是務農者永遠的課題。從揮汗彎腰、日日在艷陽下人工除草、到使用機械除草,往往都還是春風吹又生,直到使用各種化學農藥噴灑除草,才算是真的脫離除草所衍伸的大量肉體勞動。

但這並不是從此幸福快樂的童話故事,農人依靠各種各樣的除草劑脫離除草的重度勞動,但絕大多數的除草劑卻有另一個身分-生態環境的隱形殺手。一款化學除草劑從噴灑或埋入土壤開始,就展開環境、生物體內的累積之旅。


淡水一處農地因休耕使用除草劑而成為死亡山谷,圖片來源:coolloud

揮發、吸附、雨水沖刷,以使用地點為中心,殺傷雜草之外的植物,一個生態圈中植物的消失會使整個生態鏈失去平衡,例如蝴蝶、蜜蜂可能會因為特定植物的大量死亡而連帶消失。而未被作物吸收的除草劑,則會進入土壤、地下水,然後逐漸累積,若是跟著地下水移動到沼澤溪流生態圈,則會進入微生物體內、累積到上層生物例如魚類體內,最後可能就進入我們的肚子。

從皮膚炎、心室顫動、細胞死亡、肺纖維化、體內分泌失調以至於癌症,除草劑作為農藥,除了毒雜草之外似乎也不能跳過人類。而其最恐怖的地方,在於農藥的毒性是緩慢而持續在環境與生物體內累積,也會在土壤、水與空氣中擴散,因此當我們發現時,往往已經不知經過多少年的累積。

如何避免過度使用除草劑
最理想的狀態,當然是完全不要使用,就能避免這些不知何時會爆發的毒性累積,一方面人類能食用沒有化學農藥汙染的安全農產品,另一方面自然生態也能休養生息、慢慢復原。但若還是以現行的主流農法思維(依賴農藥去種植大面積單一作物)去生產,則不用化學除草劑只會讓草害再次佔上風,降低單位面積的產量,打擊農人的收益。


台灣有機作物栽培已漸成趨勢,上圖為台東瑞穗的有機稻田,圖片來源:Kovis Lo


幸而目前農業學界對於有機作物栽培的研究已漸趨成熟,業界更發展出無毒及自然等農法可供農民選用。另外,前中興大學企管系副教授沈建德老師在退休後,亦在屏東進行水稻無毒栽培的實驗。經過近10年的試驗及研究,不使用農藥(殺蟲劑及殺草劑)的水稻生產方法已漸漸成形。今年第一期水稻的收量更是與慣行農法所得之收穫量相近。

支持立法禁用
因此,目前荒野協會等團體所推動的《非農業用地禁用除草劑自治條例》,正在等待新竹縣市議會通過,通過後才能算是踏出第一步,先從減少我們身邊的除草劑環境累積開始,希望慢慢的能夠找到不用化學藥劑也能有足夠農作產量的方法,讓人類能更友善的與自然共存。

*圖片來源:wuzefe

 

作者

戴唯峻

住在大新竹的小小說書人,以孩童的視角,開發故事與展演為業。現為《六都春秋》特約記者。

我要留言

台灣國際遊艇展  2018年在高雄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