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六都議題

【分享】控訴保母權益遭忽視 張舒婷與托育員前往新北市政府陳情

北北基
2018-09-14 | 基進黨新北市議員候選人張舒婷與托育員前往陳情。

因前瞻預算,其中有二十億是針對托育的補助。但是政府補助的對象僅限「找簽了行政契約的托育員」的家長。若家長聘僱沒有簽立行政契約的托育員,就無法得到補助。許多托育員表示無法接受這份只有負擔義務,而沒有保障托育員權益的契約。
 
因此
張舒婷與托育員們在今日前往新北市政府陳情,反對在政策不完善的狀態下,政府就透過強迫手段將托育員納入計畫當中。
 
新北市新莊五股泰山林口市議員候選人張舒婷表示,的準公共化政策,不僅沒有整體性、系統性的規劃,更惡劣的是,為了因應現行公共托育設施以及人力的不足,政府還用各種脅迫手段要求私人保母加入公共化的行列。
 
最明顯的惡劣手段,就是家長如果想領到補助,就必須雇用有簽立行政契約的保母,而保母們為了讓家長可以順利領補助,當然毫無選擇餘地的只能受到行政契約的拘束。

 


 
居家保母簡薇真說道,保母可以依照家長的需求作調整,雙方協議收費即可。當你限制收費上限後,直接影響保母生計問題,導致保母難以配合家長彈性托育的需求。
 
保母也會有空窗期,盈虧需自負,所有的托育環境設備皆是保母自費設置,家長會依據自身的需求尋找理念相同的保母,就像是要吃泡麵還是牛排,看個人自己決定可以接受的食材與價格來選擇。居家保母是客制化嬰幼兒托育服務,保母與家長協議為主,托育收費應恢復市場機制。
 
來自文山區的沛羽媽說,我沒辦法接受自己的小孩不能領到補助,如此不人性的限制。要逼迫我們骨肉分離政府才會給你托育補助,然後再告訴我你們不分離也沒關係,但是要佔保母居家托育的名額2名,可是即便多佔了名額,政府仍是不給你托育補助,只因為我是保姆。
 
今天我的孩子未滿2歲的話,我再生一個我等於直接失業。馬上沒有名額再接托育兒,且政府不會給我育嬰假,產假,托育補助,更別說還保留產後應有的工作權。
 
來自三重的托育員潘韻如保母說,這6,000到10,000元的托育補助不是拿來綁架保姆與家長的,請讓它發揮社會福利最大效益,要解決家長育兒送托 ,安心就業的困境,請直接用社會福利來讓家長受惠,而不是用簽約來變相刁難家長,懲罰保姆。
 
來自大安區的托育員楊筱雯表示,在這紙契約中,限制保母的收費、副食品的費用,而且還要求保母設法讓家長領到補助,否則就要保母賠償家長損失,這些條款都是強加在保母身上的義務,但是,這次的政策中完全忽視保母的勞動權益,我們怎麼可以用這種惡劣的方式,來感謝這些專業保母對我們下一代盡心盡力的照顧。


 
張舒婷最後呼籲,希望政府在推行政策的過程中,必須一併注意到保母的權益也必須受到保障,而不能只是利用保母來完成準公共化的政策,但連基本的權利保障都不願意替保母把關。

新聞來源:基進黨台北黨部
 

*延伸閱讀:

【評論】鼓勵生育和強迫生育,你會支持哪一項?

【評論】日本的今天 就是我們的明天—評析《未來年表》

 【分享】社會福利國家連線 共同政見「三公一微」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張舒婷

作者

六都春秋編輯室

《六都春秋》的編務團隊,負責彙整、編輯與報導各種新聞資訊。

我要留言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