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六都議題

【評論】生鏽的侯友宜鐵漢形象

北北基
2018-09-19 |

國民黨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日前因促轉會錄音爆料事件,一度成為「全國性受害者」,在民調上拉開原已逐漸進逼的民進黨蘇貞昌。但隨著總統府迅速定調、促轉會公開道歉,以及爆料相關人士請辭等處置,設下明確停損點,阻止事態繼續擴大;另一方面,侯友宜在發表共乘政策時,對女性幕僚脫口而出「你長得不太安全」,引發性別尊重方面的爭議。兩起事件可說是一正一負,沒個勝負。
 


侯友宜在發表共乘政見時脫口對女幕僚說「你長得不太安全」,被批評不尊重女性。

然而,新北市選戰至今,侯友宜的形象無疑已經出現重大質變,從昔日的正義神探,變成今日的「厚友誼」。其中的過程,可作為選戰的經典教材。必須要指出的是,選舉過程中,候選人都必然會進行品牌打造,針對候選人本身的過往、資歷、外貌等特質去下標,成為選民對該候選人的最主要認知,並且據以爭取支持。

從選戰角度而言,當一方面要「建立自身品牌形象」時,另一方面自然也要去「破壞對手品牌形象」,從而瓦解對手根據品牌形象所建構的各種政策、文宣,甚至選戰策略。因此,侯友宜之所以會以「正義神探」作為最初形象,原因也是來自於他的大半人生都是擔任警察,從基層一路當上警政署長。於是乎,「警察是人民保母」這一個台灣社會耳熟能詳的口號,就自然連結上「正義」兩個字;但光是正義還不夠,還需要是有能力的正義。因此神探就應運而生:正義又能破案的人民保母,就是最適合的新北市長人選;當年從南非武官官邸中將人質抱出的畫面,正是最好的寫照。


侯友宜的警察鐵漢形象鮮明,但他的警察人生也有不少受人質疑的作為。圖片取自David Hsu

於是,要破除這樣的「鐵漢形象」,同樣也必須回歸到侯友宜的警探人生。下列侯友宜曾經手或負有督導的五大案件,就是一步步破除鐵漢形象的「卸妝過程」。

首先,是時任台灣省諮議會議長高育仁的婚外情案。當時任職台北市刑大的侯友宜,僅憑有人檢舉私藏槍械,便率隊前往婚外情對象的住宅,破門而入,甚至還對婚外情對象口出威嚇之言,過程之精彩,在當年的《第一手報導》雜誌中,均有詳細記載。

第二,同樣是在台北時期,侯友宜曾因陳水扁立委任內撕毀選票的妨礙公務案件,奉命拘提時任台北市長的陳水扁。但侯友宜收到拘票後,是拖到最後一刻,讓陳水扁用自動到案的方式解套,可說是以政治方式取代了警察的依法行事。

第三,在白曉燕案的尾聲,警方率隊包圍南非武官官邸時,根據武官的回憶錄,當時警方一度掃射,陳進興遭到激怒,差點一氣之下對武官全家不利,讓武官對台灣警方的處置極為不滿。

第四、侯友宜任警政署長後,包括鐵路怪客案、黃春樹撕票案,都只有口供作為證據,缺乏直接證據,導致後續審判過程出現重大爭議,徐自強冤獄16年後獲判無罪,就是最明顯的例子。

 

黃春樹命案被告之一徐自強,冤獄16年後終於無罪定讞。圖片取自徐自強臉書

以上幾點,在選戰過程中,已陸續透過不同的媒介,喚起老一輩選民的印象、也為年輕一輩的選民「補課」;加之侯友宜前陣子有關岳父生前生後的言論,在時間軸上出現誤差,獲得了「通靈神探」的封號。凡此種種,都使得最初設定的「鐵漢」、「正義」等形象遭到破解,也連帶讓侯友宜初次參選的政治紅利消耗殆盡,變成一般的政治人物。當立足點越來越平等時,接下來的公開辯論,或許就會是選情扭轉的關鍵事件,恐怕這也是侯友宜理論上是最了解現階段新北市府政策,卻遲遲不肯答應辯論的原因吧?

*延伸閱讀:
【評論】轉型正義就是除垢,放諸四海皆準!
【評論】從侯友宜崛起看高育仁的天下人之路
【分享】1980 年代最後兩年,侯友宜是中山區「探長」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圖片取自侯友宜粉專

作者

陳子瑜

涉足過歷史與政治兩種科系,擺盪在真相與包裝的虛實間;在法國巴黎跟非洲查德生活過,看見國際的兩種極端。 政治工作有主管也有助理經驗,對身處雲端的論述沒什麼興趣。

延伸閱讀

我要留言

台南市議員候選人郭秀珠 懇請支持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