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分析】大馬觀察--大馬會走向伊斯蘭神權國嗎?

東協析讀
2018-05-28 | 馬來西亞伊斯蘭黨的旗幟

馬來西亞大選之後,政局驟變。除了中央政權,多州亦政黨輪替,政治勢力大洗牌。新首相馬哈迪率領的希望聯盟,固然引領風騷,但伊斯蘭黨也是贏家之一。

儘管在選舉時絕口不提,但眾所皆知,伊斯蘭黨誓言將大馬建設為神權國,落實伊斯蘭刑事法,包含通姦石刑、偷竊斷肢、同性戀最重死刑、強姦需四名成年男性穆斯林作證才能成立等等。伊斯蘭黨贏得十八席國會議員,取得吉蘭丹、登嘉樓兩州政權,在吉打州是最大在野黨、在霹靂州則為關鍵少數,政治實力不容小覷。伊斯蘭黨霹靂州州議員便曾揚言,合組州政府須認同伊斯蘭黨目標,惟國民陣線、希望聯盟沒接受,最後是國民陣線有州議員支持希望聯盟大臣,伊斯蘭黨才不了了之。

馬來西亞為溫和伊斯蘭國家,亦稱世俗國,不同於西亞、中東的神權國。但近年來,大馬激進伊斯蘭勢力漸興,尤其伊斯蘭黨溫和派領袖過世之後,伊斯蘭黨已將2008年的政治主張福利國,轉為建立神權國,伊斯蘭黨國會議員也曾多次向國會上呈伊斯蘭刑法,試圖闖關。對於伊斯蘭刑法,巫統欲拒還迎,態度曖昧。惟因這回巫統大敗,政治實力衰退,巫統或許一時對推動神權國沒興趣,但伊斯蘭黨想必會一再要求落實伊斯蘭刑法。

 

「islamic malaysia」的圖片搜尋結果
在馬來西亞的伊斯蘭人。圖片取自Vin Crosbie

馬來西亞目前是兩套法律--世俗法和伊斯蘭法--並行。世俗法和一般民主國家差不多,原則上適用於全體國民。伊斯蘭法只規範穆斯林,主要處理伊斯蘭教相關事務。

現行的伊斯蘭刑法,可處以監禁、鞭刑、罰金等,惟各州刑度不一。比如齋戒月穆斯林被逮到偷吃、買彩券、通姦、喝酒等等,觸犯伊斯蘭刑法,會由伊斯蘭法官審理,而各州蘇丹掌理伊斯蘭教事務,為伊斯蘭教最高權威。部份沒有世襲王室的州屬,伊斯蘭教事務由國家元首(俗稱大馬國王、最高元首,五年一任,由各州蘇丹輪流擔任)掌理。

大馬的激進伊斯蘭勢力興起,也與鄰國印尼的亞齊連動。十多年前在南亞大海嘯受創甚深的亞齊,已實施伊斯蘭刑法多時。亞齊人尋求獨立多年,幾年前與印尼中央政府和解,取得更多自治權。出乎意料,亞齊人將自治權落實在伊斯蘭化,而非推動地方建設。過去亞齊獨立人士指證歷歷,中央政府奪取亞齊豐富的天然資源如石油,卻未協助亞齊發展,以致亞齊淪為印尼的落後地區。

東南亞的伊斯蘭教,由昔日阿拉伯商人以經商傳入,亞齊為伊斯蘭教在東南亞的第一個據點。早年東南亞通用的爪夷文就是由亞齊人發明,爪夷文是一種以阿拉伯文為主,書寫馬來文的文字,是馬來文最早的書寫系統之一。目前仍使用於東南亞的伊斯蘭教事務,亦是汶萊的官方文字。亞齊人向來自認是更純潔、更有文化的穆斯林,尤其相對於爪哇(首府雅加達)的荷蘭化(印尼曾是荷蘭殖民地)、世俗化而言。

亞齊全面實施伊斯蘭刑法,最顯著的改變是公開施行鞭刑,且已有數名非穆斯林遭受鞭刑。然而因國際壓力,亞齊官方目前考慮將鞭刑改至監獄施行。總之,現今的亞齊,是東南亞激進伊斯蘭的典範。

 
File:Aceh caning 2014, VOA.jpg
亞齊實施伊斯蘭刑法,有實行公開鞭刑。圖片取自Voice of America

大馬伊斯蘭黨主政馬來半島東海岸的吉蘭丹州多年,稱丹州為「大馬的麥加走廊」。部份伊斯蘭黨幹部聲稱「亞齊能,吉蘭丹為什麼不能?」,認為「世俗法律成效不彰,不如改用神的法律」,希望落實伊斯蘭刑法。

非穆斯林反對伊斯蘭刑法、部份伊斯蘭婦女團體認為伊斯蘭刑法傷害女性權益、法界人士反對同罪不同刑,造成人民分裂、而憲法學者也認為神權國涉及變更國體,是違憲的行為。東馬沙巴、砂拉越也有人宣稱,若大馬變成神權國,就要追求獨立(東馬兩州居民以原住民基督徒為主)。然而,伊斯蘭黨已將反伊斯蘭刑法,操作為反伊斯蘭。更多的穆斯林未必接受伊斯蘭刑法,卻不敢公開反對。

丹州政府聲稱準備好了,足以落實伊斯蘭刑法。但西醫公會因希波克拉底誓詞,公開拒絕執行斷肢法。不過,丹州政府提出至法國羅浮宮參觀斷頭台,仿製斷肢台。目前不確定官員是否順利成行,或斷肢台是否已造好。許多人為了落實伊斯蘭刑法,確實煞費苦心。

除非大馬的伊斯蘭教內部改革,與現代的普世價值接軌。否則,神權國、落實伊斯蘭刑法,是大馬社會永恆的課題。

*延伸閱讀:
【分析】馬來西亞大選觀察:政敵和解、馬來海嘯及內政外務
【評論】大選變天:馬來西亞與斯里蘭卡的相似之處
【評論】誰讓馬來西亞大選變天?馬來民族主義與華人矛盾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圖片取自Firdaus Latif

作者

陳怡蘋

台灣人,因婚姻在馬來西亞旅居多年,家管。

延伸閱讀

我要留言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