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評論】斯里蘭卡與中國:債務起源與未來展望

南向次大陸
2018-04-16 | 斯里蘭卡將南部的漢班托塔(Hambantota)港租借給中國99年

在去年7月份時,斯里蘭卡將南部的漢班托塔(Hambantota)港租借給中國99年,消息一出引起軒然大波。尤其是對於中國在印度洋擴張勢力最為敏感的印度,更是不願看到中國在印度洋能有立足之地。斯里蘭卡在過往極度傾向中國,雖然表面上中國提供了許多技術與經濟援助給斯里蘭卡,但大多不是無償援助,而是以高利放貸的方式,也因此使得斯里蘭卡如今負債累累,但鮮少有人去探討為什麼斯里蘭卡如此傾向中國。

斯里蘭卡在1983年到2009年,經歷長達25年的內戰。斯里蘭卡境內有兩個主要族群,主要居住於南部的僧伽羅(Sinhala)與居住於東部及北部的泰米爾(Tamil)。其中泰米爾族群雖然是少數,但在英國殖民時期卻是社會結構的高層,加上殖民政府的挑撥,兩個族群的矛盾日益加深。

 
「sri lanka war」的圖片搜尋結果
斯里蘭卡在1983年到2009年,經歷長達25年的內戰。圖片取自trokilinochchi

獨立之後,佔社會多數的僧伽羅族群把持權力,制定了種種歧視泰米爾族群的政策,導致泰米爾族群分離主義運動日益激烈。其中最著名的組織-泰米爾猛虎解放組織(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簡稱LTTE),其行動最為激烈,暗殺、自殺式恐怖行動式其常用的手段,也因此被世界各國定性為恐怖組織。戰爭期間有多次的停火談判,但都因雙方互信不足而破裂。

長達25年的內戰,其交戰地點多在北部,嚴重破壞了斯里蘭卡北部地區的建設。北部地區的家庭月收入幾乎為全國最低,據2016年的統計僅有37美元(約為新台幣1100元)(註一)。

或許大家會納悶,為何很少看見西方社會或者與斯里蘭卡關係緊密的印度投入協助斯里蘭卡的消息?其實在內戰期間歐美社會已多次前往斯里蘭卡協助救難、重建,但來自歐美的援助總會伴隨對於被援助國的期望:例如世界銀行會希望斯里蘭卡政府能夠財政透明化、減少貪污;聯合國會要求斯里蘭卡政府追究戰爭責任並接受聯合國人權小組的監督;歐美社會希望斯里蘭卡政府與LTTE談判和解等。

而且,西方世界與斯里蘭卡看待內戰的角度不同,西方觀點認為這場內戰是泰米爾族群反抗壓迫與不公而開始;以僧伽羅族群為主的斯里蘭卡政府卻認為這是一場打擊恐怖主義與分離主義運動的戰爭。由於雙方看待這場戰爭的角度不同,導致斯里蘭卡政府不信任來自西方的援助,認為這些人道主義團體已經過度的干涉自家內政,甚至有協助反抗軍的嫌疑。因此斯里蘭卡政府從2008年(註二)開始監控這些援助部隊,甚至要求關閉設立在北部站區的據點(註三)。

 
「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的圖片搜尋結果
泰米爾族群分離主義運動組織-泰米爾猛虎解放組織(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簡稱LTTE)的旗幟。

而印度的部分則要說起泰米爾族群與印度的淵源。泰米爾族群大約是在西元前5世紀通過當時仍然完整的羅摩橋從印度南部前往斯里蘭卡北部。由於印、斯兩國地緣位置相當接近,且陸橋一直到西元1480年才毀壞,因此印度南部地區與斯里蘭卡泰米爾族群之關係一向親近。斯里蘭卡內戰期間,印度政府礙於南部群眾壓力暗中協助LTTE。這個事實造成了兩國政府在內戰結束之後之間的裂痕,也是斯里蘭卡採取親中作法的原因之一。

反觀中國,有別於西方國家的傳統援助(接受援助的國家必須承擔相應的責任,且很大部分的援助是不用還款的),中國的援助又被譏諷為「流氓援助(Rogue Aid)」。中國依靠援助換取被援助國的效忠、以大量商業借貸取代無償援助。比較有創意的是中國還順帶推銷了自家的製造工程,輸出過剩的產能。斯里蘭卡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開始跟中國大量借貸發展建設。

如今斯里蘭卡政府95%的稅收都必須用來償還債務。令人沮喪的是,如果這些貸款以及建設都能轉換為實際的收益,那似乎也無話可說,但事實總是與夢想背道而馳。漢班托達港遲至今日仍無展現其價值,處於半閒置的狀態,;連結漢班托達港的公路也因為港口的失能而淪為蚊子公路;港口附近的Mattala機場更是號稱「全世界最空的機場」。

 
「mattala airport」的圖片搜尋結果
Mattala機場號稱是「全世界最空的機場」。圖片取自Adbar

假若斯里蘭卡在2015年總統選舉時沒有改朝換代,或許彼此之間龐大的債務糾葛會是一個雙方關係緊密的象徵。但出乎意料的是,前任總統拉賈帕克薩(Mahinda Rajapaksa)不敵主打遠離中國的現任總統西里賽納(Maithripala Sirisena)。而矛盾的是,即便希望擺脫對中國的極度依賴,斯里蘭卡政府仍因為龐大的債務而不得不面對來自中方的壓力。

該如何在不激怒中國的同時開闢出一條嶄新的路,這是未來斯里蘭卡政府需要找出的答案。另一方面,這次的案例也顯現出西方的援助模式或許無法適用於各個地區,當受援助國不願接受相關的制約時,就會投向另一邊的懷抱(中國)。而這樣的訊息對於正在致力於削弱中國影響力的歐美國家,或許是個需要考量介入的契機。


 
註一:Battle scars: Sri Lanka’s north counts the cost of a 26-year war, Nyshka Chandran, CNBC, 2016/04/27.https://www.cnbc.com/2016/04/27/sri-lanks-northern-province-poorer-undeveloped-after-26-year-civil-war-with-tamil-tigers.html
註二:在印度史詩《羅摩衍那》中,猴神為協助羅摩王子奪回被魔王擄走的公主,因此在印度與斯里蘭卡之間以神力搭建了一座橋。而在現實中,印度東南部的城鎮拉美斯瓦拉姆(Rameswaram)以及斯里蘭卡的曼納島(Mannar Island)也的確有一座綿延48公里長的石灰岩沙洲。據說再15世紀還能肩負起兩塊陸地之間的通道。但之後由於氣候、地貌的改變,部分沙洲逐漸淹沒在水之中。
註三:Aid and access in Sri Lanka, Nimmi Gowirnathan & Zachariah Mampilky, Humanitarian Practice Network, 2009/07. http://odihpn.org/magazine/aid-and-access-in-sri-lanka/

作者

林洺宥

南亞議題研究者,就讀於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

延伸閱讀

我要留言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