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評論】志工服務的意義?我在斯里蘭卡的觀察

南向次大陸
2017-09-04 | 上圖為當地人民正在接受台灣醫療服務團的口腔衛生教學

因緣際會下,於今年7月30日至8月8日參與了臺灣健康合作發展組織的醫療服務團,前往斯里蘭卡的阿努拉德普勒(Anuradhapura)地區服務。對國際政治稍有認識的人,提到斯里蘭卡或許直接想到的關鍵字會是「印度」、「中國」、「小國」,再專業點的人或許會想到「族群衝突」、「泰米爾之虎」…等等。

其實斯里蘭卡的快速復原,讓我們都忽略了這個國家才在2009年結束了長達26年的內戰,大城市的現代化只是小小的一隅。漫無邊際的荒野、需要諸多基本生活資源的民眾才是主要的景致。


斯里蘭卡古稱錫蘭,2009年才結束內戰,許多民眾的基本生活資源不足。照片來源:作者


說說最基本的水電吧。自來水系統在鄉村地區並不普及,抽水馬桶這種東西只有在城市、市區才看得到。多數的居民仍然是在戶外建造一個獨立小空間,然後再挖個洞、放個塑膠馬桶就是一個廁所了;淋浴間就與廁所比鄰而居;飲用水更是沒經過消毒處理的地下水,時不時就會看見孩童玩累了就近打開水龍頭直接飲用。

據隨隊前來做水質檢測的老師所述,這附近的兩座湖泊,其中一座水質非常糟糕,有可能是因為斯里蘭卡是農業國家,以前使用過多的化學肥料所致,唯一安全的飲用水僅剩礦泉水。

最基本的水都有問題更何況是電。就算不提電力系統無法普及到每家每戶,即便是有供電的住戶,也會因為電路老舊而容易跳電。在服務的過程中,運送過來的幾台攜帶式診療台還因為連續跳電而導致治療無法順利進行,甚至有線路還因此燒掉。

這次來到斯里蘭卡主要是替服務地區的居民提供簡單的口檢服務以及口腔衛教。居民的口腔衛生普遍不好,蛀牙、缺牙、病變、排列不齊隨處可見。雖然市中心有免費的牙齒檢查可供人民使用,但似乎受限於距離以及交通工具,因此偏遠的居民無法享受到這樣的服務。


口腔衛教是台灣志工最主要的工作之一,照片來源:作者


志工們在衛教的時候都會提供一支免費的牙刷好方便教學,但有些家庭似乎連基本的牙刷汰換都做不到,因此希望能多帶幾支牙刷回家。甚至於在家戶訪問時,還能看到許多刷毛已經嚴重外翻的牙刷,仍然繼續被使用著。在這裡是司空見慣的事情,在臺灣卻很難想像。

坦白說,在來這裡之前我對於志工服務的意義與目的存在大大的問號。即便知道或許在這裡的某個角落的確存在著需求,但我對於自己為何要花這麼成本、時間甚至是體力來斯里蘭卡服務是存在著疑問的。但在第一天看到爆滿的人潮以及諸多狀況不良的口腔時,一百多人無怨無悔在溫度三十多度的天氣排隊只為了一個簡單的檢查治療,那種衝擊筆墨無法形容。

即便是午餐時間醫生與志工都前往休息時,他們那種等待中的渴求眼神更是讓我的心震盪不已,在那一刻我似乎找到了從事志工服務的意義。老實說,看到這種眼神我是心疼的,心疼於為什麼對於自己是唾手可得的事物,在其他地方卻是不可得。

國際政治這門學科讀到最後,其實都會有種對於現實的疏離以及絕望,因為我好像什麼都做不了。但在從事服務時卻有種找回「小我」的感覺。這個「小我」無法左右世界局勢,卻能稍稍影響構成這個國家的最小分子 ─「人民」,讓他們的生活多些笑容。或許,唸書、工作不會讓這個國家這個世界更美好,但親身去做些什麼,比什麼都有意義。



*封面照片來源:作者攝影
 

作者

林洺宥

南亞議題研究者,就讀於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

我要留言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