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評論】伊朗可以承受川普新一輪經濟制裁攻擊嗎?

借鏡伊斯蘭
2018-05-28 | 川普宣布要對伊朗實施「史上最嚴厲」的制裁

5月8日,美國總統宣布退出伊朗核協議(英文簡稱JCPOA),一份旨在讓伊朗放棄發展核武器、換取解除制裁的協議。川普同時宣布要對伊朗實施「史上最嚴厲」的制裁。5月21日,新上任的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發表川普內閣的伊朗政策,對伊朗提出諸多要求。

姑且不管川普內閣的最終目標是什麼(實際上內閣成員對此意見不一致),問題是這會不會是川普內閣所言--史上最嚴厲的制裁,以及伊朗是否會因此埃不過這波經濟制裁攻勢?

 

「Pompeo iran」的圖片搜尋結果
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發表川普內閣的伊朗政策。圖片取自U.S. Department of State

首先第一個問題是否定的,關鍵在於目前美國的制裁是單方面的,缺乏其他國家,特別是歐盟的配合。無疑美國掌控全世界金融體系,經濟制裁一向是美國政府的王牌,威力極大,但同時也很少國家因為美國的經濟制裁就屈服。美國經濟制裁的威力在於切斷當事國與國際金融體系的聯繫,而且阻斷任何大型企業與伊朗做生意,因為大型企業通常在美國都有業務,而美國政府一但發現你跟伊朗做生意,就會祭出巨額罰款,企業往往在權衡之下選擇放棄伊朗市場。

根據美國外交事務雜誌指出,達成2015年的伊朗核協議之前,美國與其盟國花費數十年,才達成對伊朗施加真正「史上最嚴厲」的制裁,理論上讓伊朗只能進口民生醫藥用品,迫使德黑蘭坐上談判桌,如今美國獨自就想對伊朗施加同等壓力,恐怕只是壯聲的術語。

當年,除了阻斷伊朗使用國際金融體系以外,聯合國、歐盟等也祭出制裁,同時還包括說服世界各國減少進口伊朗石油、封鎖伊朗各個企業對外貿易等。歐巴馬政府在2015年逐漸解禁對伊朗制裁時,還動用了數個行政命令,修改數條聯邦法令。對伊朗的制裁整個架構複雜、橫跨國際組織與聯邦政府等複雜的法律迷宮,並非川普一聲令下就可以達成的。

因此,從伊朗眼中看來,美國恢復制裁固然是壞事,但是真正曾經對伊朗傷害最大的還是歐巴馬政府時期細膩、協同國際合作的制裁攻勢。僅管伊朗面對美國單方面制裁,而歐洲企業必然遭受影響,伊朗仍然毫無疑問可以生存下來。而重新在美國制裁下獲利的將會是中國、俄羅斯、印度、土耳其等國家,這些國家在2015年以前的制裁時期就曾享受了黑市貿易的好處。因為美國制裁的手段是基於自己的金融霸權,因此只要企業沒有美國業務,依然可以不受影響與伊朗維持貿易關係,而這樣的企業在中國特別多,這也是為何過去制裁期間,中國對伊朗的支持極為重要。

 
「obama iran」的圖片搜尋結果
真正曾經對伊朗傷害最大的還是歐巴馬政府時期細膩、協同國際合作的制裁攻勢。圖片取自Obama White House

不過,伊朗經濟仍然不太樂觀,失業率大約在12%、通膨10%左右,而過去半年伊朗當地貨幣兌美元快速貶值(但民生物資價格卻維持穩定),官方甚至不得不祭出官方兌換匯率。就前景來說,伊朗的經濟雖不樂觀,但也不至於崩潰。目前仍然是受到美國制裁影響,而外國投資減少,是影響伊朗經濟成長的關鍵之一。

台灣在2015年之後也興起探索伊朗商機的想法,外交部還特別為此放寬伊朗商務簽證,貿協在強調新南向政策時,也將伊朗列入。然而隨著美國一波制裁下來,與伊朗經商的難度很可能提高,端看川普政府要做到什麼程度(例如歐巴馬政府期間曾要求台灣減少進口伊朗石油)。即便如此,我國政府如有決心稍微重視伊朗市場(不只伊朗,也包括新南向所有國家),應當有長期耕耘決心,關注國際局勢變化但不必過度反應,做長期規劃與投入,訓練人才、研究當地人文風情,保持與對方政府的溝通管道等。如同中國、日本、韓國等在伊朗數十年,才有今天開花結果的成績。何況伊朗作為一個八千萬人口,教育程度高的中等強國,有一天必然擺脫制裁,發揮強大的潛力。

*延伸閱讀:
【評論】川普退出核協議會不會觸發伊朗開戰?
【評論】川普新的安全顧問對中東意味著什麼?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圖片取自The White House

作者

張育軒

自由撰稿人,長期關注中東

我要留言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