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評論】川金會後,伊朗有辦法與川普會面、解決美國制裁危機嗎?

借鏡伊斯蘭
2018-08-08 | 伊朗總統魯哈尼

過去數月以來,川普與伊朗多次交換言語威脅,然而在7月30號,川普表達他願意無條件與伊朗總統會面的意願。這不是第一次川普表達想要與伊朗重新談判的想法,早在川普就職後的聯合國大會中,法國總統馬克宏就有意撮合伊朗總統魯哈尼與川普在紐約會面,不過伊朗方面以沒有授權為由拒絕。

此後,川普落實他一直以來的制裁政策,不僅退出核協議(JCPOA),並且單方面重啟對伊朗的金融制裁。

北韓與伊朗的情況呈現鮮明對比,兩者都因為發展核武器遭受到美國嚴厲的金融制裁,伊朗在2013年後選擇外交談判,2015年與安理會五國及德國達成協議,放棄核計畫以換取解除制裁;相反地,北韓則是持續發展,直到近來宣布已經完成目標,停止核計畫。(但外界無法肯定北韓是否真有投射能力的核武器)。

 

「trump kim jong un」的圖片搜尋結果
川普與金正恩於新加坡歷史性會面。圖片取自Shealah Craighead

川普對待北韓與伊朗都是恐嚇加上威脅,然而出人意料地,在南韓總統文在寅的促成之下,川普與金正恩六月在新加玻舉行破天荒的川金會。

在此情況下,很多人猜測同樣的情形能不能也套用在伊朗。

這事情不好說,伊朗與北韓的情況有幾點根本的不同。

第一點是政治體制上的,金正恩在北韓共產黨體制下獨攬大權,而且北韓自己宣稱已經完成核計畫,因此有足夠的政治能量做出政治上的任何突破,特別是與最大敵國總統碰面。相反地,伊朗政治體制特殊,總統頭上還有最高領袖,類似這樣的重要外交決策需要最高領袖首肯。而川普退出核協議導致魯哈尼政府損失許多政治資本(因為簽訂核協議是魯哈尼宣揚的政績之一),除非最高領袖指示碰面,不然魯哈尼毫無政治資本進行這樣的會面。

 

伊朗總統之上還有最高領袖,若想與川普見面,還是需最高領袖同意。圖片取自President of Russia

第二個是兩國狀況不同,北韓純然是核問題,伊朗卻有著複雜的區域問題。川普內閣裡面對北韓強硬的原因基本上就是怎麼處理核問題的邏輯,然而伊朗反而是已經沒有核計畫,川普內閣內充滿對伊朗具有敵意的成員,加上沙烏地阿拉伯與以色列在後面推波助瀾,將葉門、敘利亞、伊拉克等問題全部打包混在一起。華府政策圈對伊朗的敵意與偏見由來已久,這次川普上台之後,助長各種敵視伊朗政權的智庫、海外伊朗團體等。不過我們不知道川普個人有沒有想這麼多,或許他個人只是想拆毀歐巴馬的遺產,證明自己更有能力達成協議。

第三是北韓的範例給伊朗警惕,川金會之後,美國與北韓的關係並沒有實質性改善,兩國官員在許多政策細節仍舊有著強烈的歧見,只是北韓問題離開了華府的主要關注範圍。伊朗總統如果與川普見面,十之八九也會步上後塵,除了給川普媒體曝光以外,具體政策執行還是官員決定,能有多少改善美伊關係?對伊朗來說風險很高。

最後就是面子問題,川普與國務卿蓬佩奧不時喊著要推翻現有伊朗政權,而且重新施加了嚴厲的制裁。在這種情況下伊朗若同意會面,無異是投降姿態,這在政治上對任何政治人物都是自殺行為。川普在與金正恩碰面之前,有不少釋出善意的舉措,甚至派遣
蓬佩奧前往平壤洽商細節。在伊朗的狀況中,川普內閣則是不斷施加壓力,一副要求對方繳械投降的姿態,這後面有多少沙烏地阿拉伯或者以色列的推波助瀾則不好說。
 

國務卿蓬佩奧親自到北韓洽談細節,美國對待北韓與對待伊朗態度截然不同。圖片取自White House

在這種情況下,伊朗很難有理由與川普會面,然而更糟的是缺乏有效措施反制美國單方面的制裁。最近幾個月因為美國即將施加制裁的壓力,各國與伊朗的交易陸續停止,伊朗的貨幣也跳水折半了50%價值。經濟壓力大,而華府方面也見獵心喜,希冀出現大規模群眾運動讓伊朗內部生亂,但這樣的期望目前看來是沒有實現的可能,反而能促使伊朗政治圈更加團結,近來伊朗就宣布釋放兩名2009年綠色運動的領袖。

儘管局勢很差,伊朗目前打的算盤可能是靜觀其變,頂住壓力,期待美國國內政治風向改變,這首先就看年底的期中大選。


*延伸閱讀:
【評論】伊朗的體育政治學:從美國制裁足球鞋談起
【評論】伊朗可以承受川普新一輪經濟制裁攻擊嗎?
【評論】川普退出核協議會不會觸發伊朗開戰?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圖片取自World Economic Forum

作者

張育軒

自由撰稿人,長期關注中東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