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分析】淺析台灣在亞太地區的戰略價值

小國大戰略
2017-11-16 | 台灣海軍。圖片來源:commons wikimedia

台灣在亞太地區的戰略價值向來受到國際間強權的影響,冷戰時期台灣被劃分在反共堡壘的一員,無論是嚇阻中國進犯,抑或是成為美軍合作的軍事對象,台灣對於美國而言具有相當重要的戰略價值。越戰時期的台灣更是美軍軍機、軍艦的轉運點,負責傷患士兵的運送,在越戰中是功不可沒的要角。

然而,台美斷交後,台灣頓時成為國際間的孤兒,許多國家不是背棄台灣就是轉而與中國建交。美國在自身國家利益的考量下,除與台灣斷交外,更將駐防在台灣的第七艦隊撤離,也直接廢除雙方的共同防禦條約。就現實面來說,台灣自1971年與美斷交後,在亞太地區應不具備任何的戰略價值,然而事實並非完全如此。台灣在亞太地區雖然不被正式承認為一個主權獨立國家,但對於亞太安全仍具備一定程度的重要性。

台灣的地理位置位於西太平洋第一島鏈中央地帶,控制台灣海峽、巴士海峽及鄰近太平洋海域,亦為東北亞最南端及東南亞、南海海域北端的銜接要域,也是中國大陸進出太平洋的門戶,對中國由陸權往海權的發展策略具有極重要的戰略意義,對美國、日本來說更是第一島鏈重要的一環,為方便說明有關台灣在亞太地區的戰略價值,本文將從二個面向進一步說明。


第一島鏈及第二島鏈位置圖,圖片來源:
commons wikimedia

區域情勢變化:美國的重返亞太政策到印太聯盟的建構

自2009年歐巴馬政府開始推動「重返亞太政策」,除了宣示美軍未來將有近6成的兵力部署在亞太地區之外,亞太各個盟邦與美國的緊密程度也充分表現在聯合軍演的次數上,比如歷史悠久的美日軍演、美韓軍演,以及美菲軍演、美澳軍演、美紐軍演都大量的在太平洋上舉行。

美國政府當時大力推動重返政策,除了彌補2001與2003年因反恐戰爭的開打而鮮少關注亞太地區的遺憾外,更大的原因在於中國近十多年來不斷上升的國力,已嚴重影響美國在太平洋地區的戰略利益平衡。為保持美國的戰略優勢與盟邦的利益,美軍開始透過海、空軍與日本、南韓、新加坡及紐、澳進行聯合軍事演習,加深對亞太地區的情勢掌握。

川普政府上任後雖然在重返亞洲的政策名目有所更改,但美國深耕亞太地區的決心仍舊強烈,從美國國務卿提勒森(Rex Tillerson)近日參訪印度便可嗅出美國端倪:美國政府已著手新一波的亞太政策,在川普上任後提出了「印太聯盟」,美國未來在亞太地區除會積極與日本、澳洲深化彼此的關係外,印度將是美國下一個階段深化合作的對象。


2009年美印軍演。圖片來源:https://flic.kr/p/7aDUoA

川普政府若徹底拉攏印度導向美國,不但與先前日本首相安倍所提的「鑽石同盟」的概念-藉由與澳洲、美國、菲律賓及其他東南亞國家進行軍事、海上合作來圍堵崛起的中國呼應 ,印度總理莫迪於2014年提出的「東進政策」積極插手亞太事務,並逐漸成為印度洋上的強權,從區域局勢上來看也與美國所提的「印太聯盟」概念進行銜接。

我們可以看見,表面上一團和氣的中美關係,即便川普上任後仍舊保持對中國的警戒,加上日前印度媒體表示可與台灣在經貿、文化甚至教育進行項目合作,並間接達到嚇阻中國的意圖。台灣雖未是美國在亞太地區的正式盟邦,區域大國仍會表達與台灣合作的意願以嚇阻中國,間接證明台灣在亞太區域仍具備一定程度的戰略價值,對台來說未必是件不利的事。

過去8年美國透過重返亞太政策來嚇阻中國,台灣雖未參與其中,但美國仍透過大量的軍售持續強化台灣的國防武力,表面上台灣百姓感受不大,實際上台灣早已成為對抗中國的陣營之一。川普政府上任雖調整重返亞太政策,台美關係並未出現戲劇性的浮動,相反的仍有許多友台的美國議員,例如民主黨籍議員康諾里(Gerald Connolly)、席瑞斯(Albio Sires)、共和黨籍眾議員狄亞士巴拉特(Mario Diaz-Balart)與哈波(Gregg Harper)於川普政府部門服務,同時不時地釋放出友台政策,除了穩固台美關係外,無形中更增加台灣在亞太地區的戰略價值。


友台的美國議員康諾里及他的女兒。圖片來源:wikipedia

持續進行的美台軍售

台美軍售的進行與否向來是評估雙邊關係是否穩定的關鍵之一,根據台灣關係法,美國有義務提供、售予防衛性武器給台灣。即便雙方早已斷交,軍售仍需持續進行,這也是對岸不滿美方的原因之一。過去陳水扁、馬英九時代美對台軍售的項目不但武器數量變多,連同裝備性能也一再升級,到了蔡英文時期,美國仍在今年宣布一批新的對台軍售清單,這就表示美國對台軍售並未因台灣政黨輪替有所中斷。同時近期總統蔡英文在海外參訪時仍強調未來不排除動用特別預算來增加對美軍購,持續強化台灣的國防武力。

或許部分人士認為美國對台軍售與美國政府要給予軍火商圖利有關,但本文認為美售台武器一事即代表美國美國仍舊將台灣視為第一島鏈的一顆嚇阻棋子,售予相關裝備對台美關係仍具有指標性意義,例如:F-16戰機上的中程空對空飛彈不但是全世界數一數二強大的制空飛彈,更被美方與同盟國視為空戰利器;售台的長程預警雷達不但是全球第五座,也能與美方分享軍事情報;海軍售台的標準二型對空飛彈則是美國海軍仍在使用的防空武器系統;愛國者防空飛彈更對台灣防禦共軍導彈威脅有實質幫助。表面上軍購案中的台灣好像是冤大頭買二手貨,在過去更被譏為「凱子軍購」,但實際上這些裝備仍有助於台灣自我防衛的能力,也是美國將台灣視為盟邦的指標之一。


可發射四枚愛國者二型飛彈的發射車。圖片來源:wikipedia

結論

台灣向來有不沉的航母(Unsinkable aircraft-carrier)美名,對台灣來說持續與美保持互動可增加自身的戰略利益籌碼;對美而言,亞太地區除了與日韓維繫緊密的關係外,台灣仍是美方重視的角色之一。縱使在美國政界、學界仍有部分「棄台論」(Ditch Taiwan)的聲音,美國始終沒有完全放棄台灣,續的對台軍售更是台灣在國防安全上的一項保證。即使現階段中美兩國在許多國際、區域議題上保持友好關係,但美方仍舊相當關切中國的一舉一動。本文也必須強調,正是島鏈的特殊地理位置,而讓台灣得以發揮客體地緣政治的意義。台灣同時具有世界各國海上交通線匯聚的交會點,以及東亞海域與東亞大陸勢力交會點的特質,台美之間的關係仍會繼續發展,維持雙方各自的利益。


參考資料:

余家哲、李政鴻,「台灣的地緣戰略」,台灣國際研究季刊,第4卷第2期(2008年),頁163。
洪浦釗,「中國地緣政治與台灣戰略價值」,新世紀智庫論壇,第30期(2005年6月),頁72。
黃以謙,「中國威脅升高 印度媒體狂打台灣牌」,中國時報(2017年8月21日),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70821001632-260408



【六都春秋】粉絲團: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官網:http://www.ladopost.com/

 

作者

宋磊

獨立評論人,國立中正大學戰略所碩士、國際事務兼職作家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