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國際視野

【評論】二戰勝利日底下的種族衝突

東歐尋鏡
2018-06-27 | 每年的勝利日,俄國都會在莫斯科的紅場舉行閱兵儀式

今年的5/8日,「烏克蘭民族主義者協會」(Організація Українських Націоналістів,簡稱OUN)的分支,在網路上宣布自己取得了5/9當天--「二戰勝利日」--在基輔市中心遊行的路權。但他們發起這場遊行,主要不是為了慶祝二戰勝利,而是要抓出「慶祝二戰勝利的親俄份子」。他們宣稱若是看到有人拿蘇聯或俄國國旗,佩帶黃橘相間的聖尤里臂章,將會通知警方來取締(烏克蘭已立法禁止紀念蘇聯,或是與其有關的事物)。另外,他們也準備阻止在俄羅斯同步舉行的「不死戰士」之遊行(由老兵的家屬們,高舉過世親人肖像之遊行)。
 

不死戰士遊行.png
雖然烏俄兩國紛爭不斷,但是基輔的二戰老兵之家屬,還是響應了莫斯科的「不死戰士遊行」(Immortal Regiment Parade)。圖片取自Youtube影片

OUN這個組織的歷史,可追溯自1929年,他們努力的目標,是要把烏克蘭自波蘭與俄國的統治下解放,並驅逐所有的佔領者(烏克蘭人以外的民族),激進的種族主義可說是他們的核心思想。不幸的是,OUN的成員成功找到機會把他們的主張付諸行動,1942年,當德蘇戰爭爆發,德軍進入西烏克蘭後,OUN的領袖班德拉與其手下,組織了烏克蘭反抗軍(UPA),大肆屠殺在加里西亞─沃林地區的波蘭人,估計有近十萬人遇害。

蘇聯重新佔領烏克蘭後,雖然嚴格取締了OUN的活動,並把民族主義者大批送進勞改營,但蘇聯解體後,仍有多個右翼團體聲稱自己繼承了OUN的理念,他們把OUN和UPA反抗外族的鬥爭理想化、英雄化,並把OUN的諸位領袖奉為民族英雄。

不過,烏克蘭各地的人民,對於二戰的歷史記憶很複雜,敢於對抗右翼團體的人不在少數,一個不小心,二戰紀念活動可能會真的發生「戰爭」。基輔警方在5/9日嚴陣以待,把「不死戰士」的遊行者和右翼團體給隔開。當天還有一群快閃族,高舉網遊《魔獸世界》的英雄肖像,挑釁並嘲諷老戰士們的家屬,雖然在警方介入下,兩邊並沒有打起來,但烏克蘭這個國家,卻被叫罵聲給劃出了一道又一道的傷痕。

 
不死戰士遊行2.png
「不死戰士遊行」進行途中,曾一度遭到烏克蘭民族主義者投擲煙霧彈干擾,自屋子裏伸出來的旗子,繪有烏克蘭反抗軍的徽記。圖片取自Youtube影片

東烏克蘭的居民,也有人「禮尚往來」──在蘇米省的格魯霍夫鎮,所懸掛的OUN領袖班德拉(Stepan Bandera)之看板,被人用紅漆畫上惡魔嘴臉與納粹符號,當地居民紛紛叫好,有人在網路上留言:「他們(指懸掛看板的官員)之前有什麼期待?期待大家到了5/9日會去獻花嗎?」
 
Stepan Bandera.jpg
烏克蘭民族主義者的英雄─班德拉之肖像,圖片取自Alexey Marenko

OUN在烏克蘭的國族建構上,佔有很重要的地位,有趣的是,大家可自上述的新聞發現,烏克蘭各地的居民對於OUN的好感度,可說是天差地遠。在2009年的調查顯示:
  1. 西烏克蘭的加里西亞人對於班德拉與OUN,有63%的人抱持正面觀感,只有11%的人有負面觀感,中立或不確定的人為26%。
  2. 以基輔為首的中部居民,則有13%的人抱持正面觀感,而擁有負面觀感的人增加到38%,有49%的人採中立或不確定。
  3. 來到了頓內茨克、哈爾基夫、盧罕斯克等東部地區,只剩下2%的人有正面觀感,39%的人抱持負面觀感,39%的人為中立或不確定。
  4. 歷史上一直是多民族混居的南烏克蘭,包括敖德薩、尼可拉耶夫、克里米亞等地,一樣僅有2%的人有正面觀感,而且有高達79%的人抱持負面觀感,37%的人為中立或不確定。

現今烏克蘭國界的形成,雖然有民族與信仰分布的客觀因素,但蘇聯的安排仍佔了重要地位,硬把在歷史上擁有不同發展軌跡的地方,湊合成一個國家的結果,就是許多的衝突。或許俄國的領導人-葉爾欽與普廷,曾經感嘆蘇聯解體後,俄國得到的領土太少、失去的太多,諷刺的是,這樣的國界劃分,反而給了俄國一直操縱烏國政局的機會--透過煽動俄裔居民的分離主義,讓烏克蘭政府無法用聯邦制的政體解決民族矛盾,因為那可能加速國家分裂。政客也紛紛利用親俄派/本土派的立場,來掩蓋自己的貪汙無能,烏克蘭人為了保護自己,只好把希望寄託在激進的民族主義上。
 
Tymoshenko.jpg
烏克蘭的本土派政客的代表之一:尤麗亞‧提摩申科,她經營的天然氣公司,是該國最大的能源供應商。提摩申科在2011-2014年,因為貪汙罪而坐牢時,堅稱自己是遭政敵陷害,不過,在這個國家的富商若是從政,幾乎沒有不洗錢的,她並非是全然無辜。圖片取自European People's Party
 
相比動盪不安的烏克蘭,台灣的族群衝突小的多。但不可否認的是,以國民黨為中心的外省人集團,至今為止仍不斷製造族群問題,例如反對以台灣為中心的史觀、堅持二戰歷史需以抗日的角度等。可是,他們卻沒有認知到,這樣的行為是在自掘墳墓。現在,中華民國這個政治體,尚未在台灣島上引起廣泛反感,但是若國民黨要繼續勾結外敵、打壓台灣,青天白日總有一天會像鐵錘鐮刀一樣,被認為是獨裁符號而遭到禁止。

當然,筆者並不贊成台灣走向另一種極端。俗話說的好:「解鈴還須繫鈴人」,外省人集團必須要承認過去的錯誤,接受不同族群的不同歷史記憶,台灣的居民們才可能走出怨懟、迎向和解。

*延伸閱讀
【評論】史料大解密,史達林竟是紅軍豬隊友!
【評論】俄國批判文學傳統的同溫層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圖片取自Youtube

作者

獵鷹之巢

輔仁大學歷史系畢業,專攻東歐歷史,期望未來能成為與眾不同、不受束縛的作家和歷史學家。

我要留言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