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文史論壇

【評論】「畫」說從頭 ─ 簡談臺灣美術史

美學思考
2017-08-13 |

臺灣美術從何開始呢?

要回答這個問題前還得先回答:甚麼是臺灣美術?

臺灣美術,是關於臺灣的美術、是臺灣人的美術、是在臺灣產生並發展的美術,統而言之,臺灣美術就是「關於生活在臺灣的人其所生成的美術」。臺灣美術的起源,便是從有人生活在臺灣、這些臺灣人從事美術活動乃至生成美術作品開始最早約可推溯至臺灣史前的遠古時期。

隨著臺灣漫漫歷史(不只四百年)的發展,不同的時期有來源不同的「臺灣人」主導著臺灣美術的發生,而綜觀臺灣美術的歷史,自遠古而至今日大致分成五個時期:

「原始藝術時期」(Primitive Art)
首先,臺灣美術是以南島原民為開端,可稱為「原始藝術時期」(Primitive Art)。最遠可上推至約距今五萬年至七千年前,舊石器文化以剝打方式所製造而成的器具。至於論及帶有美感的器具製作則可回溯約距今二千五百年至二千年前,以新石器文化晚期的「人獸形玉飾」為代表。


出自卑南遺址的人獸形玉玦,造型獨特、數量稀少。來源:國立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

「人獸形玉飾」分為單人或雙人兩種器型,上為獸形、下為人形之兩者組合,以「磨製」的方式將人獸形象做極大程度的簡約,成就出相當精美而洗鍊的幾何外型,是臺灣獨有的出土文物,世界其他史前文化均未得見,此作為臺灣美術「原始藝術時期」的極重要代表。「原始藝術時期」的美術亦包括有南島原民於臺灣生活之各面向所展現的工藝美術,像是各型屋舍的建築樣式、各部族獨特的服飾、其所使用器具的器型和表面的裝飾圖紋等。

「古代藝術時期」(Ancient Art)
1662年鄭成功戰勝「聯合東印度公司」(VOC: Vereenigde Oostindische Compagnie),荷蘭勢力自此退出臺灣。1664年鄭成功之子鄭經自廈門退守而後入臺,改「東都明京」(現今的臺南)為「東寧」,建立了「東寧王國」。鄭經麾下的大臣陳永華,在其主導下興建了「全臺首學」全臺第一座孔廟,他並引進中國科舉制度,將臺灣自此推向全面性的儒家化。1684年臺灣始納入清帝國版圖,受清國統治有211年,漢學儒家思想在臺灣更加深化。

從東寧王國加上清國的統治共約230年期間,臺灣美術因受漢學與儒家文化全面且深入的影響,美術形態以水墨書畫為主,是屬「古代藝術時期」(Ancient Art) 。有別於中國文人畫之講求恬適疏淡,臺灣於「古代藝術時期」的水墨書畫作品,其風格於質樸中兼具有狂野特質,豪爽不羈直書心懷。例如林覺〈蘆鴨圖〉以簡筆揮灑即表現出蘆葉生長的轉折以及鴨子穿梭蘆叢間的活力動態;林朝英〈雙鷺圖〉淡墨奔放用筆再以濃墨局部點綴,數筆勾勒出的雙鷺眼神銳利神氣昂揚。

「近代藝術時期」(Modern Art - phase I)
日本於十九世紀中後期以「明治維新」推行國家的現代化改革,派遣留學生遠至德、法、英、美學習,不但帶回西式的生活文化,也帶回西式的藝術思想潮流。日本於明治維新後的美術,幾經保守傳統與革新現代兩股派別的角力,最後發展出「外光主義」,主要是傳習自當時法國印象主義前後的藝術流派,像是印象主義之前的自然寫實主義、社會寫實主義;印象主義分支的新印象、後印象;印象主義之後的野獸派、立體主義,並將之融合折衷。1894年日清爆發戰爭,清國戰敗且於1895年簽訂馬關條約,臺灣自此成為日本領土的一部分,臺灣社會的各面向也在日治下逐漸轉向現代化。

日治臺灣的這個時期是臺灣美術現代化的起始,是謂「近代藝術時期」(Modern Art - phase I),時間含跨有日治全期加上戰後初期(1895-1949)約55年。此期間,透過官辦展覽競賽的舉辦,臺灣美術直接受到日本外光主義藝術的影響、間接則受到法國印象主義前後藝術的影響。日治時期的官辦展覽競賽,其制度乃仿自法國沙龍,官辦展覽對此時期的臺灣美術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在臺灣本島有1927年由臺灣教育會主辦的「臺灣美術展覽會」(簡稱「臺展」),舉辦十年後因戰事停止;1938年轉由臺灣總督府主辦的「臺灣總督府美術展覽會」(簡稱「府展」),舉辦六年亦因戰事停止;在日本內地則有「帝國美術院美術展覽會」(簡稱「帝展」,1919-1936)、「文部省美術展覽會」(簡稱「新文展」,1937-1943)。

日治時期的臺灣藝術家,其創作都以入選美術展覽會為目標,展覽會評審的品味取向左右了這個時期臺灣美術的發展。再加之來臺日人畫家授課的傳習(當時最具影響的日人畫家為:石川欽一郎、鹽月桃甫、鄉原古統、木下靜涯),灌輸了對實景直接寫生的觀念,強調作品要能展現地域特色的重要,而使得臺灣畫家作品中出現獨特的「地方色彩」(Local Color),發展出臺灣近代藝術的「新美術」。臺灣首位入選日本帝展的藝術家是黃土水,1920年他以雕塑作品〈山童吹笛〉入選第二回帝展,描寫一位臺灣原民兒童坐在大石上吹著鼻笛的生動情形。


黃土水的另一雕塑作品〈水牛群像〉,已成為台灣雕塑史的代表作。來源:維基百科

美術展覽會於是成為臺日拼搏的場所,而作為藝術家並在展覽會獲獎因此成為臺人另類爭取平權的管道。黃土水的入選帝展獲得當時媒體的大肆報導,直接鼓舞後輩對藝術創作的投入,陳澄波以〈嘉義街外〉入選1926年第七回帝展,是第一位以油畫入選帝展的臺灣畫家。至於臺灣島內「臺展三少年─陳進、林玉山、郭雪湖」以未竟二十的年紀就擊敗傳統古法水墨而入選第一屆臺展,正是因其作品貫徹了對實景寫生的手法,近代藝術時期的「新美術」因此事件而定調。

「現代藝術時期」(Modern Art – phase II)
戰後初期,臺灣美術短暫出現「社會現實主義」(Social Realism)風潮,以木刻版畫以及李石樵的油畫為主,作品具體且忠實地記錄當時臺灣社會的種種現況,內容甚至帶有批判意識,企圖藉由作品暴露社會問題。1947年二二八事件爆發,中華民國臺灣省政府主席兼臺灣省警備總司令陳誠於1949年5月19日頒佈戒嚴令,宣告自5月20日零時起實施戒嚴,此後直至1987年7月15日總統蔣經國解嚴為止,長達38年的時間臺灣美術正發展的是「現代藝術時期」(Modern Art – phase II)。政治戒嚴,幾位活躍的藝術家莫名被逮捕(師範大學藝術系教師木刻版畫家黃榮燦即是一例),這使得原本藝術上正蓬勃發展的「社會現實主義」倏忽消失,在風聲鶴唳的緊張氛圍下,藝術家面對社會現況選擇閉眼不見閉口不言,紛紛改變作畫風格而逃遁到與現實生活無關的抽象世界。

隨中華民國政府來臺的何鐵華於1950年創辦《新藝術》雜誌並於1952年創設「新藝術研究所」強力推動現代前衛藝術,而《新藝術》雜誌的主筆之一李仲生亦加入「新藝術研究所」的教學陣容、同時另發起成立「美術研究班」於中從事藝術理論的教學。1951年李仲生參加「現代畫聯展」,其所推行的現代畫乃汲古以潤今的現代中國畫。後學中,直接或間接地受他影響最重要的有1957年十一月起始的「東方畫展」成員以及同年五月起始的「五月畫展」成員,然而,東方、五月隨後的發展逐漸將原本的「新藝術」轉向繪畫的抽象化。

同此時期,李石樵承接臺灣美術於「近代藝術時期」的「新美術」,依據西方美術史的演變,他將現代藝術認定為是印象主義之後的「立體主義」(Cubism),1958年於中山堂所舉辦的李石樵個展,即是展出他對立體主義的初步探索成果,往後將近二十餘年的時間(1960年代、1970年代),他更持續全心投入於畫面空間分割的研究,並再將其研究成果以繪畫作品付諸實踐。另一位延續「新美術」的畫家是廖繼春,他所依據的進路是印象主義之後的「野獸派」(Fauvism),所採取的創作方式是以色彩對畫面進行區塊分割。李石樵的空間分割與廖繼春的色彩分割,分屬繪畫抽象化的不同表現。至於藝術團體「今日畫會」於1959年成立,成員俱皆跟隨李石樵習畫的學生,受李石樵影響甚鉅,亦以立體主義為現代藝術發展的路線。

「現代藝術時期」臺灣美術展開對「現代」藝術的強烈追求,畫展的舉辦或畫會的設立都以「現代」命名,細究論之,卻是在李石樵、廖繼春、李仲生以及其影響下的五月、東方、今日等藝術團體引領下,以「現代」之名、行「抽象」之實,風起雲湧的現代藝術運動,其實是進行一場藝術的「抽象化」運動。

「當代藝術時期」(Contemporary Art)
現代藝術時期臺灣美術的抽象化運動,乃是建立在政治戒嚴所造成的寒蟬效應上,藝術家並非無感而是不能有所感、不能表現其所感,所以只好抑鬱胸懷。然而與現實生活脫節的抽象化作品,逐漸變得玄虛縹緲甚至蒼白貧瘠。1987年政治上的解嚴對臺灣各方面而言都是開啟不同階段的分水嶺,長久被壓抑的能量瞬間爆發,原已停滯淤塞的死水瞬間獲得暢通,其驚人的力道便猶如排山倒海襲捲而來。臺北市立美術館作為臺灣第一座專業美術館,於1983年正式建館開幕,隨後又有1988年國立臺灣美術館開館、1994年高雄市立美術館開館,公立美術館相繼成立、私人畫廊大量興起,提供較多的展覽空間與機會,再加上解嚴後藝術家的自由意識高漲,臺灣美術進入到混雜多元的「當代藝術時期」(Contemporary Art)。

位於台中的國立台灣美術館一景,來源:維基百科

「當代藝術時期」的初期,原本過去妾身未明的「臺灣本土」終得以於藝術作品中大方現身,臺灣美術遂能在此立足,藝術家的創作開始圍繞著社會政治議題盡情發揮,力道強烈而生猛。隨著時間推展,臺灣美術所關懷的議題更加多元,大至全球化、歷史地域脈絡,小則對自我內心的反觀洞察。「破」與「跨」隨世界潮流逐漸發展而出,「破」是破除異質材料使用的界線,比如說複合媒材藝術、破除二維平面與三維空間的形式區隔,或是空間裝置藝術而「跨」則是跨越領域、跨越學科之創作思想或創作手法的發明或引入,比如說行為觀念藝術、踏查文件藝術、聲光科技藝術。

近期,「介入」則成為重點,有內容上的介入,比如說以藝術介入社會,也有形式上的介入,比如說環境藝術,尤其新興科技(虛擬實境、擴增實境、物聯網)的推波助瀾,更使得體感互動的藝術型態成為現今的顯學。臺灣高科技的優異表現已是有目共睹,藝術家如何打破藩籬跨域利用此既定的優勢,仍是相當大的挑戰。而新型態藝術作品的出現便需要新型態的思維來應對,如何發展出新科技藝術的新思維以厚實藝術家新興創作的深度,將是更重要的奠基工作,對此我們需要更多的投入與努力。



*封面圖片為日治時期陳澄波的畫作,白色恐怖時陳卻遭槍決。來源:維基百科

作者

徐婉禎(Woan-Jen Hsu)

我要留言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