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余杰專欄】馬拉拉的真話,揭露大國領袖的政治計算

名家觀點
2017-07-26 |

根據路透社報導顯示,現年20歲的巴基斯坦教育活動家、女權主義者和2014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馬拉拉·優素福紮伊(Malala Yousafzai)女士譴責中國政府謀害劉曉波,剝奪了劉曉波到國外治病的權利。她勇敢發言,讓那麼多體格強健的鬚眉爲之折腰。
 

「我譴責任何限制民眾自由的政府」

馬拉拉在接受路透社採訪的時候,公開表達了她對中國政府的批評:「我譴責任何限制民眾自由的政府。」年輕的馬拉拉當年挺身反抗塔利班暴政,並因對本國婦女和兒童權益的貢獻而享譽全球,於2014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在採訪中,馬拉拉也對早她四年獲獎的劉曉波表達了崇高的敬意:「我希望人們能從他的身上學習,並加入到為自由、基本民權和平等的奮鬥中去。」
 

一前一後兩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命運卻迥異:馬拉拉在塔利班恐怖分子的槍擊中倖存下來,並繼續爲兒童的教育權等事務在全球各地馬不停蹄地奔波;與之相比,劉曉波卻只能被共產黨關押至死,連累多名家人,尤其是妻子劉霞在劉曉波死後仍然不得自由。毋庸諱言,劉曉波比馬拉拉更加不幸,這也正從反面表明,中共政權的邪惡暴虐,讓塔利班恐怖分子也甘拜下風。
 

那麼多西方大國的政治首腦,常常將民主自由、人權憲政等普世價值掛在嘴邊,隨時不假思索即脫口而出,讓公眾以為他們真是普世價值的信奉者。然而,當真正的考驗到來之際,他們的表現卻遠遠不如馬拉拉。西方政治人物都要考量與中國的「生意場」,而馬拉拉則是無欲則剛,她憑着人最基本的良知,如聖經中所説的那樣「是,就説是;非,就説非」——中共本來就是一個限制民眾自由的政權、一個殘民以逞的暴政。劉曉波和劉霞的遭遇,再度驗證了這一鐵的事實,難道這還需要經過數學領域如「哥德巴赫猜想」[註一]般的精確演算才能確認?
 

偽善者通常喜歡將正義當作面具

同樣也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就是其中之一。諾貝爾和平獎授予劉曉波,增添了和平獎的榮耀;諾貝爾和平獎授予歐巴馬,卻使得和平獎蒙羞。歐巴馬對世界和平毫無貢獻,其極左的國內國際政策[註二],既損害了美國古典自由主義的立國之本,也造成了國際邪惡勢力乘勢而起、興風作浪。

 

馬拉拉對劉曉波充滿尊重和同情,歐巴馬對劉曉波的被囚禁、被肝癌、被死亡、被海葬的命運卻冷酷到底。在其任上,當美國國會參議院通過設置「劉曉波路」的議案時,歐巴馬政府的國務院發言人Mark Toner宣稱,白宮正式否決此議案,致使該議案在其任內胎死腹中。[註三]而當劉曉波病危之際,全球一百五十四位歷屆諾貝爾獎得主發表了一封聯署信,呼籲中國當局同意劉曉波出國治病,名單中遍尋不著前美國總統歐巴馬的名字,在如此重要的人權議題上禁聲,也不禁讓人對歐巴馬的諾貝爾和平獎盃打上一個問號。馬拉拉是花木蘭般的英雄,歐巴馬是卑賤怯懦的狗熊。
 

大國領袖應致力推廣普世人權

但願馬拉拉的真話,撕開西方大國政治領袖臉上的面紗,讓這群掌握大權的男男女女,謙卑而堅定地使用人民賦予他們的權力,不僅服務本國人民,更致力於普世人權價值的推廣。若是劉霞能獲得自由,她必定有機會與馬拉拉同臺演講,兩位偉大的女性,彼此輝映與憐惜,將是一道多美的風景。

 

[註一]哥德巴赫猜想是一個自18世紀提出的數學難題,至20世紀初期才被有效證明,1973年中國數學家陳景潤提出較佳的解決辦法,而被做成文學作品,並轟動一時。
[註二]
極左的國內政策如健保等,傷害國家財政。國際上則採姑息態度,對敘利亞、古巴、中國維持外交往來,卻對於境內侵犯人權的做法無作為。余杰認為諸如伊斯蘭國、北韓等極端主義國家敢挑戰國際秩序,與歐巴馬政府時代的軟弱外交有關。
[註三]
新聞來源: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36395

*封面照片為馬拉拉2012年演說時照片,圖面來源:維基百科
*本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也歡迎分享您的意見!

作者

余杰(異議作家,現為無國籍人士,長期關注中國人權問題)

我要留言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