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陳昭南專欄】科技大政委吳政忠能讓台灣戰略産業突圍嗎?

陳昭南專欄
2017-07-26 |

據報載,中常委陳亭妃於19日中常會上發難,指網路瘋傳蔡政府要立法「滅香」,更傳出7月已有串連抗爭,而且7月23日將有全國宮廟串連的大型抗爭活動,盼政府能出面澄清;雖然列席的政院副院長林錫耀強調這是謠言,也對類似謠言防不勝防的無奈,不過蔡英文仍火大質問林錫耀:
 
「那為何沒看到內政部長出來澄清?」
 
更嚴重的是,媒體還盛傳著一段尾巴:蔡英文隨後又補一句「政府會被害死。」
 
政府會被誰害死?
此「從滅香到封爐」的風波,所涉及的內政部和環保署的對與錯暫先不論,但會放任「不實訊息」逐漸串聯成大舉抗爭的現象,總不能再將責任推來推去吧?是代表林全政府面對當前諸多亂象已然失去應對能力?或如副院長林錫耀所回答小英的「對類似謠言防不勝防的無奈」?林副院長的「無奈」豈不等於在告訴小英總統和全國人民:我已束手無策了!這是當朝一品官員們的任事態度嗎?這部國家機器已經老朽到難堪重任了嗎?
 
才幾天前,為前院長翁啟惠而發出的一份由64位院士及130位中研院研究員及同仁的聯合聲明,聲明中,直接指陳檢方不了解科學研究與移轉的常規與實務,他們身為科學家及中研院學者,有義務及責任要站出來向社會大眾說明。通觀該聲明中,最讓人心酸的其實就在於彼等所指陳的「知識經濟脫節」基本態度。其間述及:「科學家(包括中研院院長)擔任科技公司的創辦人、股東、擔任顧問,並從發明與技術轉移中獲利,不但得到『生技條例』與『科技基本法』的許可及鼓勵,也是美、英、德、法、日等先進國家的通例,目的在改善生活、挽救生命、促進經濟發展。而翁院長的發明正為中研院及台灣經濟帶來重大的利益。」
 
知識經濟脫節,科技大員跟不上國際腳步
台灣經濟之所以從亞洲小龍之首猛跌到今天「龍變蟲」的尷尬慘狀,導致年輕世代普遍遠眺不到未來希望,究其因大家都可以舉出一大籮筐,但「知識經濟脫節」絕對是極其重要的因素。一群例屬全國最菁英的科學家知識人會發出如此宛如泣血般沉痛的哀鳴,有司部會的當朝大員們,難道都還可以無動於衷嗎?
資深媒體人夏珍在其專欄〈翁啟惠是貪汙還是被貪汙?〉寫下:
 

中國(台灣)人對「知識份子」看得高,不只要學問高,學術地位高,還得人品高,而對「人品高」的定義不外乎高風亮節,家無恆產,兩袖清風,最好還沒有太多現金存款。翁啟惠的股票不論如何已經懷璧其罪,但,這真是「貪汙」嗎?......

「當我們在做人生重大決定時,待遇、資源、職位都不是最要緊的,重要的是,自己對科學的興趣和投入!」午夜夢迴,翁啟惠不知會不會懊惱當年的選擇?不論此案司法程序的結果如何,可以確知的,遺憾已經造成了,包括翁啟惠,包括社會對最高學術殿堂的仰望。

 
我想說的是,根據現實發展,如果科技界的頂尖高手都因而遠離台灣而去,然後方有當前的少數幾位二三流人才「沐猴而冠」,你還敢對台灣的「戰略產業」有所期待有所指望嗎?難不成都只有一起沉淪的打算?
 
連部長都不敢公開為自己的政策辯護並爭取支持
我們再來看另一則消息,也是同樣誇張的憾事。
 
台灣某知名媒體於7月19日刊出一則新聞,其內容概要為:
 

「黃國昌表示,昨日在立院一樓遇見陳良基,便當面邀他來時代力量黨團一同針對人才培育交換意見,他也爽快答應。陳良基於今日一早7點半便抵達時代力量黨團,不過表示身為內閣官員,仍要考慮政院立場及其他部會首長,不方便公開討論,這方面時代黨團也能理解。
 
面對外界質疑科技部所提的計畫相關指標都不高,陳良基指出人才培育需要長期經營,科技部常以『鼓勵人才去嘗試』為原則。他表示沒有計畫會百分百成功,若以百分百成功為目標,那沒人敢做,因此科技部的計畫通常都有容錯的空間,『要做的遠一點,但過程中是允許失敗的』。另外也感謝立院把人才培育加入前瞻條例,讓願意在台灣打拼的年輕人有一些機會。
 
陳良基也說,科技部很願意與所有人溝通,可以公開討論,但仍要留意行政體制,不太適合直接對媒體做詢答。」

 
這一長段報導中,內涵了我們對現政府最深沉的疑惑大約有三點:
 
首先,「身為內閣官員,仍要考慮政院立場及其他部會首長,不方便公開討論。」而作為正常納稅的台灣公民,我不禁要質問:陳良基身為「科技部長」,身繫推動台灣科技大躍進的重責大任,居然在立委面前會藏頭縮尾並要求立委諒解「要留意行政體制,不太適合直接對媒體做詢答。」
 
如果陳良基具備最高度自信也自認為是「上好政策」,自然應該透過媒體充分說明政策內容以圖極力爭取人民支持才是正常之道,焉有避不見光、閃爍其詞的道理?這是負責任的部會首長所應有的態度嗎?或應該說,這部長其實只是個高級幕僚呢?
 
看這被凌虐的「小部長」能為台灣幹甚麼大事
於是我們就要進入第二道疑問中了:陳良基所謂的「要留意行政體制」,其言外之意是想說明,行政院對各部會首長都已下達「封口令」,嚴格禁止部長單獨對外公開說明該管部會政策和執行進程?抑或是,類似陳良基這位「小部長」的上面,還有個真正掌握國家科技政策「大部長」(比如吳政忠這位大政委)?則對外公開的政策說明只能由超級大政委始得為之?果真如此,小部長們都被打壓成童養媳了,誰還敢信任這些「小部長」們能為台灣這國家「旋乾轉坤」拚得出好經濟?國家機器是這樣被操弄的嗎?
 
第三層質疑則在於陳良基對黃國昌所提及的「人才培育」問題。據熟悉內情者爆料,這次前瞻,科技部瓜分到50億(占8800億的2%),還夸夸其談說是靠他用盡力氣好不容易才掙來的。我們且根據科技部所提供的資料,來檢視一下其內容:
 
全台要建立三到四個「A1創新研究中心」作為人オ培育與訓練基地,並開發AI核心關鍵技術及應用领域。4年50億預算。這裡面我們很清楚看到其中投入所謂的「人才培育」只有10億(40億都用來採購和建設硬體)。即使再外行的人都能看出來,這區區10億要培育出哪一類「科技人才」?這說得很像是,科技部只要撒出10億元台幣,就能輕易挖出一大票「科技天才」似的,科技人才教育或培育是這樣虛嬌的嗎?
 
回顧7月10日,可憐的童養媳似的科技部長陳良基才剛對外說明:他強調為彌補技術落差、提供年輕人機會,並盼提升台灣的AI技術,科技部在前瞻計畫的數位建設中分別提出五年五十億的「AI創新研究中心」與四年廿億的「智慧機器人創新自造基地」,行政院也已火速編列了第一期的卅億預算,......
 
前瞻50億存心戲弄「人工智慧產業」的行家們
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科技部正在自吹自擂50億前瞻的投資金額時,我們如果拿來對比鄰國所要打造的有關人工智慧產業之投資金額,陳良基部長是不是應該要躲在牆角去飲泣才對。目前各國已公開的投資金額是,南韓要花86億美金(約2580億台幣),日本要花1800億美金(約5兆4000億台幣),中國則是無限量的天文數字投入。
 
台灣會玩出這樣的烏龍局面,一則顯示現政府對於已然來到的工業4.0的嚴重威脅並未有所警覺!再則,超級大政委吳政忠是負責督導科技部,當然應該要負完全責任。更嚴重的是,我們這位當紅的超級大政委其實並不真懂人工智慧,更遑論所謂的超級電腦或量子電腦!一個對未來科技社會無感的科技政委,已是明顯失職了,我們該如何追究?
 
台灣在人工智慧的投入心力之所以遠遠不足,乃源於科技領導人(如吳政忠、陳良基之輩)的知識與視野不足,否則這一次的「前瞻計劃」不會如此偏重基礎建設,而忘了真正前瞻的未來的「戰略產業」!只見上百位院士和研究員在搶救翁啟恵,政府則依然無感以對。單就看「前瞻」在產業升級上投入多少資源就知到這個政府的心力與眼界在那個位階了!
 
這些已經獨攬大權的宇宙超級大政委們不該去牆邊罰站嗎?
 
翻轉的台灣竟然被帶進迷失的雲霧中
某周刊才剛出爐一篇烏鴉評論〈小英當家政治悶 綠營陷冷團結〉,文尾有一段很直白且犀利的引述,他說:
 
「小英決策系統封閉、單線指揮,第一線身負捍衛政策的綠委,一年下來也是苦不堪言。一位綠委透露,『不要說執政黨立委了,連閣員也是,恐怕連執行者的角色都談不上,根本都在扮演臨時演員,甚至是道具,』『除非找到終南捷徑(指找對核心圈人士),或提出的主張剛好中了高層的胃,才進得了核心決策,不然大家討論完,就直接送到道具室了。』
 
這位立委指出,其實黨內很多人都願意幫小英做很多事情,即使扮演馬前卒、黑白臉,『但也請告訴黨公職一下,否則只好自己演自己的,現在就是這種最差的狀況。』」
 
小英基金會曾經花費心力,準備了好幾年在選前推出的厚厚一大疊政策白皮書全都被擱置了。現在大概除了幾位超級大政委如張景森、吳政忠等攬權主導國家大政,簡直沒人能清楚這個政府究竟要把國家帶向何方?
怎辦?
 
 
本文經作者陳昭南同意,轉載自風傳媒
封面照片出自:維基百科

作者

陳昭南(曾任第二、四屆立法委員)

我要留言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