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轉錄】中共極權將引爆的龐大難民潮,才是世界最大的噩夢!--《迷航的國度》自序

陳昭南專欄
2018-01-12 |

自前年歲末應邀每周在《風傳媒》上發表專欄後,計算一下,於今也已在鍵盤上敲出上百萬字了。經多位朋友催促集結出書,乃將網上點閱量較高的篇章,經過分類篩選後,編輯成《迷航的國度》(The disorientation of State)付梓出版。
迷航的國度封面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已出版,限量優惠訂購請按此

這樣一本對時局充滿批判性的書,究能對當前正沉浸在陰霾中的台灣政府能產生什麼作用,原也非我所能估計!但身為知識分子,也只能藉筆抒發,略盡一份匹夫文責而已了!

書名之所以揭記「迷航」一詞,究竟何所指?我想當下身居台灣者,在面對島內社會紛亂、經濟不振和中國持續巨大壓力下,都已然感同身受了「迷失」的無奈;至於歐美日諸多旅外的鄉親們,也可能從遠距離觀看台灣時局一樣也會產生太多意外與困擾;所以,「迷航」的真實含意,就請各自解讀吧!


台灣民主與獨立的論證

夜深人靜時,自我惦量著,懷抱「針貶政局」如此想法確實是犯了自我膨脹病症!七十好幾的老朽,還在大作「改變世界」的年輕夢嗎?這樣,還不應該嚴厲自我批判冠上一個「狂妄自大」的左傾幼稚病的罪名嗎?於是,被自己的自尊不斷強迫著,只好很心虛的重新詮釋:這本書不過就是秉持自己畢生所追求的「民主」,在台灣當前時局下的一篇篇發散文字罷了,焉敢奢望「改變時局」!

我在年輕時被國民黨所迫而流亡海外難以歸鄉,從旅居的歐洲再轉戰到美國,歷經二十餘載,心之所繫者,無非都是為了反抗黨國權威、實踐台灣民主與國家的正常化的「台灣夢」。而,如影隨形的根本課題:到底是「民主優於建國」?還是「建國先於民主」,這兩個選項就一直都是海外台灣人社團糾纏不清的糊塗戰。滑稽的是,這糊塗戰從海外又延續到島內,乃至歷經幾十年而延燒到今天也還未歇止。這景況,我在本書內第三篇章〈民主與獨立的論證〉已提出系列性的個人論證,也順便說明了我個人在2000年民進黨全代會上提案廢除台獨黨綱,以及2014年6月提案「凍結台獨黨綱」的一些糾葛與記憶。最簡單的邏輯就是:

台灣已經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國家領導人是由台灣人民直選產生,國會機構也全面改選直接對台灣選民負責了,之前的外來殖民政權既已盡沒歷史煙塵中,民進黨做為對全民負責的本土政黨,繼續再高掛台獨旗幟只是要騙選票而已。所以台獨黨綱已過時,應該修改、廢除或凍結。


(詳細論述,請參照〈台獨黨綱與「國家正常化」〉一文)


《台灣前途決議文》為最優先藍本

該「凍獨」提案當時被小英主席冷處理而持續擱置中。但,這仍然還是個懸案,台灣政府不管誰來執政,遲早都必須直接面對之。而且,如果我們(正反雙方)都一致認同《台灣前途決議文》所主張:「『任何有關獨立現狀的更動』都必須經由台灣全體住民以公民投票方式決定。」則在可預見的不久的未來,特別是在中共政權已進入準殘暴法西斯階段的前夕,藉由公投模式以促成台灣吵嚷已久的「國家正常化」,應該作出「必須且正確」的判斷。

台灣基本已實現「初級民主化」。今天所發生的一切亂象,我個人認為都是「初級民主化」的一種應然,尤其是在推動改革的初始階段。但,只要國家認同的難題沒能有效解決,溝通就會有高度障礙,和解更如天方夜譚!民主深化的進階也只好是望之彌高的奢求!


窮人打倒黨國權貴是中國歸宿

至於,隔壁的惡鄰,中國,是否還有民主化的機會,不僅只是台灣,更是一個備受全球關注的關鍵議題,各種觀察和見解、看法每一刻都在出現中。但,直到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橫遭中共虐死在獄中,更多的人才對此議題發出悲觀的沉痛哀嘆!

北美台灣人教授協會會長李中志先生,在最近發表的一篇短文中〈中國看不到的民主〉即發出深沉的嘆息,他寫道:

對中國而言,民主只是一個自古就有空泛的道德概念,而民主政治仍在看不到的地平線之外,連方向都沒有,如何追求?這也是中國民權人士的尷尬之處,不是中國的政權無法推翻,而是它的人民不願,或許這才是劉曉波之死最深的悲哀吧。


李中志教授在觀察中國民主的支撐點,乃係建立在:「它的人民不願為了爭取西方式民主而去推翻中國的政權。」而這也正是習大大在建立法西斯王國一路上反覆自上而下的洗腦式訓示:中國要積極創建具有「社會主義特色的中國民主」。

也許對中共政權和人民之間的「緊張關係」之觀察,我跟許多「專家們」的切入點存在著極大差異,以至於我個人在這議題上的論證是傾向樂觀的,而且很可能在短期內就會出現真實驗證。這出現真實驗證的預言,大概可以簡化為「一窮二白且正在不斷負債的10億人民,起而抗擊肥滋滋的5000萬黨國權貴。」這「貧民戰權貴土豪」的階級仇恨情緒刻正在累積、惡化、蔓延中。

儘管這一切問題都被強押在「狹隘民族主義」的「中國夢」之牢籠裡,卻就像似中國已經到處都埋設了龐大地雷陣,而且權貴壟斷式發展格局越是燦爛,地雷群的陣地就當然的會等比加多。我所持的證據就在「中共維穩預算一年高過一年,而且已高過其國防預算」。如果要再加計各省市縣的地方有形無形的維穩預算,更會是倍數成長的天文數字。一個國家防人民如洪水猛獸,尤其比防患外敵還更嚴重十倍,你還能怎麼看待這個岌岌自危的「政權」?

我想,台灣人最大的擔心反而應該是,一旦惡化到中國地雷陣自動引爆邊緣,共產黨所指揮的軍隊就可能調轉槍口用來剿滅各地「叛亂者」,這次絕不會只是在天安門廣場事件重演而已,另一場可怕的,烽火遍地的中國內戰於焉爆發。


龐大暴民潮的「黃禍」才是世界最大浩劫

中國所將頻臨的內亂而引爆擴散的巨大災難,首當其衝者當然是周邊所有鄰國,而台灣正好是其虎視已久的最優選目標。無論是因內戰而被迫對外發動侵略戰爭的假想敵,抑或因內亂而滋生的龐大暴民潮,都必然釀成人人談之色變的「黃禍」!這毋寧才更應該是台灣人民更必須勇敢面對的。此絕不是「一邊一國」論者們所自嗨的「中國好壞都不干我們的事」。

我們當然可以自掃門前雪,卻無能無法控制中國政權或人民對「台灣國」的霸凌和侵略。這是今日已然形成的時局狀態,這霸凌程度只會更大不會越小。還有更糟糕的形勢,就是一旦中國內戰或內亂,當上億難民渡海而來,台灣如何擋?日韓又如何擋?中南半島、中東或俄羅斯、乃至歐洲各國,均無一能倖免於被摧殘蹂躪的命運。特別提醒,這已經不是正規軍攻防戰,而是中國數百萬軍隊已因內亂內戰而潰散,以致淪為暴民潮的混亂武裝力量。

這樣的災難預見,對台灣人民,其實是更甚於「國家正名」的或中共要併吞台灣的內外壓力的。

1949年,台灣人民曾經不知所以然的慘遭200萬中國逃亡難民所摧殘過。21世紀的未來不久,台灣有能力擋得下更加多上百倍的中國難民潮嗎?

我這是危言聳聽嗎?請你冷靜想想再來一起討論吧!

喔,曾幾何時,冷靜竟已成為很難得的養性修為了!

*原文轉錄自《風傳媒》

陳昭南專欄:中共極權將引爆的龐大難民潮,才是世界最大的噩夢!





作者每周發表於《風傳媒》的專欄系列,已收錄於作者新著《迷航的國度》一書。欲優惠購書者,請填寫申購單(請點擊進入),或電洽蔡先生(0912661869)。

【六都春秋】粉專: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官網:https://ladopost.com

作者

陳昭南

曾任兩屆立法委員,現為行政院政務顧問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