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評論】把關加班工時,誰該負監督責任?

蘇煥智專欄
2018-01-11 | 蘇煥智認為這次修法的立法技術並不好,很可能造成政府也陷入過勞。圖片來源:總統府

勞基法昨天(1/9)早上修法通過,勞團撒冥紙抗議。不過修法通過後才是真正把關的開始!

其中被指控為造成「過勞」最關鍵的三個條文就是「七休一彈性調整」的條文(第36條);以及原輪班間隔由11小時,彈性調整為縮短輪班間隔為8小時(第34條);每月加班工時上限由46小時,彈性調整為54小時(第32條)。

其中第34條彈性縮短輪班間隔及第36條彈性調整一例一休需均由:

1、「勞資協議或工會同意」
2、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同意
3、勞動部同意

所以未來法律生效後,究竟「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及「勞動部」是否有儘到把關責任,的確是需要國會議員善盡監督職責,這也是後續在野黨可以施力的地方,也是勞動團體應該監督勞動部及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的具體作為。

雖然社會大體上支持勞基法應該更彈性,但坦白講這次勞基法修改的立法技術並不好,其理由是:

1、如果採取每一個企業個案申請,則勢必造成中央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各部會)及勞動部的業務量大幅澎漲,可能先「過勞」的就是中央各部會及勞動部的官員。

2、而且對企業而言,申請的時間也可能拉的很長,不確定性變高。而且企業會增加不少的行政成本。

3、如果各個行業以通案的情形向中央政府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及勞動部提出申請,則必需法律有明文授權規定,如果沒有此一清楚的授權,則解釋上應該是「個案申請」。這也是為什麼從一開始,我就建議應採取限縮性「列舉式」的立法方式的原因,先由各個行業提出他們需要「七休一彈性調整」的時機及案例,而整合出類型化的例外情形,來尋求勞資雙方共識及各界的共識,而直接入法。

4、政府官員也將陷入過勞危機。其實政府最好是只扮演「整合者」及「規範制定者」及「仲裁者」的角色即可,那就不必如目前通過的修法,需採取二個中央部會「政府許可制」,層層把關,造成政府公務人員龐大的工作負擔。

政府要扮演的是「規範制定者」及「仲裁者」的角色,而不是事事攬權的「要我同意」的威權者心態!

 

 

*延伸閱讀:一例一休如何修法才能解套?
 

【六都春秋】粉專: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官網:https://ladopost.com

作者

蘇煥智

曾任立法委員、兩屆台南縣長,2013年重新執業律師,並創辦大員法律事務所。

我要留言

【友站連結】台灣公義電子報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