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評論】作為「制度套利者」的李敖及其他人

余杰專欄
2018-03-20 | 作家李敖於2018年3月18日逝世。

李敖的肉體死了。

其實,早在十多年前,李敖在中共安全部背景的鳳凰衛視説六四屠殺有理、大饑荒是中國強大的必要付出、中國人沒有褲子穿也要造核彈、中共可統治一千年等高論時,他在靈魂上就已經死了。正如香港評論人蘇庚哲所説:「李敖支持六四鎮㱘、支持共黨吞倂台灣、反對香港佔領行動。有此三罪,再講甚麼都多餘。」

李敖晚年不僅媚共,而且對台灣民主充滿刻骨仇恨,以「大中國」的變態情懷肆意辱罵台灣人民追求獨立自主的努力。李敖甚至沒有陳映真的「真誠」——陳愛中國,就跑到中國去安度晚年,卻以他中國作協名譽副主席所享有的副部級醫療待遇,當然超過台灣普通人的健保水平。李敖愛中國,卻留在他無比厭惡的台灣,這不是精神分裂又是什麽?

然而,致力於轉型正義的台灣文化部長鄭麗君,卻希望民進黨政府褒揚李敖。蔡英文在臉書上亦高度讚揚説:「李敖是個勇於挑戰體制、對抗權威的作家。他對權力者不假辭色,犀利的文筆、特異的言行,都讓同時代的年輕人佩服。可以說那個因為威權壓迫而寂靜無聲的時代,台灣社會因為有李敖這樣的人,而不再沉悶。」

那麽,李敖筆下的蔡英文又如何呢:「李登輝手下一個老處女,叫蔡英文,替李登輝推出兩國論,同樣一個老處女蔡英文,今天變成陸委會主委,外國記者問蔡英文是不是中國人,蔡英文說,作為學者研究,我是中國人,作為政治立場,我就不是中國人。真是莫名其妙!難道說你老處女蔡英文,進了女廁就是女人,出了廁所就是中性人、就是男人嗎?」


蔡英文稱讚李敖,但李敖生前卻說蔡是「老處女」。圖片來源:林艾德

這種骯髒醜惡的文字,已經溢出論戰的範疇,是赤裸裸的女性歧視和人格侮辱。從這個例子可以看出,姑且不論政治立場,僅僅在文字方面,李敖的影響也是有毒的——我本人在少年時代中過這種毒害。

在萬馬齊喑的九十年代初的中國,想讀有點叛逆思想的書,大概只有李敖的書可以找到。有一段時間,李敖的文字讓我心醉神迷,但後來我逐漸發現此種粗糙、自戀、邏輯混亂的文字禍害無窮,我又像關羽刮骨療傷那樣,將此種毒素從自己的思想中剔除掉。

民進黨政府若真的褒揚李敖,就是自取其辱。這不是大愛寬容,而是價值錯亂、「轉型不正義」。李敖不僅爲六四屠殺的劊子手塗脂抹粉,還否認二二八屠殺的歷史真相,此等妄人,即便在西方保護言論自由的國家,也會受到法律的追究——在德國,否認納粹屠殺猶太人的事實,不是言論自由,而是犯罪。

大力推動轉型正義的文化部長鄭麗君,將呈請總統褒揚否認二二八的李敖。圖片來源:鄭麗君臉書

李敖不是文學家,不是歷史學者,不是政治評論家,更不是「大師」,他只是精心算計、醉心名利的文化掮客而已。

出版人富察評論説:「骨子裡他一直具有某種傳統中國文人的特質,才子風流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則是機智圓熟的無根游士,遊刃有餘地周旋在各種政治勢力之間。他被視為大師,恰恰是不出產思想家、而盛產遊士的中華土壤之果實;他能夠影響一兩代人,反過來說明今日的華夏世界在思想方面依舊不可救藥的孱弱和蒼白;他是民主自由的啟蒙家,凸顯了華夏世界古老專制威權傳統的厚重和凝固。」

換言之,李敖的走紅,只能從反面說明華人世界缺乏原創性的思想,滿足於從魯迅到李敖的「罵人的勇敢」——當勇敢成為衡量知識人的惟一乃至最高標凖,新的思想觀念的發明與創造就成了遙不可及的奢望。

而用學者何清漣的話來說:「李敖是游走於臺灣與大陸之間的制度套利者。這種『制度套利』,從羅曼羅蘭訪問蘇聯就開始了,可以舉出一大把例子,包括寫《西行漫記》的斯諾及其帶動的一大撥訪問延安的美國左派都是如此。沒有中共的禮遇,就沒有他們在美國政治中的位置。臺灣作家中的制度套利者,還有比李討巧得多的人。」

我很喜歡「制度套利者」這個名詞,它極為準確地描述出李敖之流的本質。此類人物利用中國言論不自由的環境與海外言論自由的環境之間的差異,賺取個人利益的最大化。

比李敖更討巧的人是龍應台。李敖畢竟還坐過國民黨的牢,龍應台則從來不曾爲言論自由付出代價,以德國媳婦和高等華人的身份遊走華人文化圈——有一次應澳洲華人文化團體邀請前去演講,提出頭等艙和五星級酒店的奢華待遇,那還是她當文化部長之前的派頭了。

龍應台發表文章,常常在後面加以標註:本文同時發表於台灣(如《中國時報》或《聯合報》)、香港(如《明報》)、中國(如《南方周末》之類的所謂自由派媒體,其實鐵桶一般的中國,惟有黨營媒體,哪裡有自由派媒體)、新加坡(如《聯合早報》)四地。

余杰認為龍應台是比李敖更討巧的人。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這說明什麽呢?一個能在四個不同的地方同時贏得喝彩的作家,我首先就要打上一個問號!這個事實當然說明這名作家影響力巨大,但更說明這個作家善於經營,在不同的國家、民族、價值認同之間遊刃有餘,而自己根本沒有牢固、穩定的信念和價值。

與之相比,像劉曉波這樣的知識人,在以上四地都是「高度敏感」的人物,文章在以上四地的大部分媒體都不能公開發表,而且最終以身殉道,是不是太「愚蠢」了呢?

「制度套利者」古已有之,於今為烈。或爲「挾洋自重」,或爲「站在中國的肩頭耍弄西方」。李敖、龍應台、侯孝賢、成龍、饒宗頤等人利用他們在台灣、香港的名聲,撬動擁有十三億人口的龐大市場的中國:一本書銷量數十萬,一幅字畫標價百萬,一部電影票房上億,當然都要得到中共宣傳部的放行乃至支持。

無獨有偶,張藝謀、艾未未、賈樟柯、汪暉等人則反向而行,先在中國扮演體制外文化人、孤獨的反抗者的角色,以此在西方贏得巨大的名聲,然後再向中共賣身求榮,這樣就能賣出個好價錢。

李敖死了,但李敖式的人物不會滅絕。在中國日漸脫離世界文明主潮的今天,此類「制度套利者」還會層出不窮。

 
 

*延伸閱讀

外國作家救援劉霞,中國作家在幹什麼?

可以爲了討好中國而犧牲台灣嗎?

從「中國的劉曉波」到「東亞的劉曉波」 ——《劉曉波傳》日文版序

 
*封面圖片來源:Dennis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作者

余杰

異議作家,現為無國籍人士,長期關注中國人權問題

延伸閱讀

我要留言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