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評論】川普國師如何預見《美、中開戰的起點》

余杰專欄
2018-01-19 | 納瓦羅為現任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川普的貿易政策受其影響極深。

就「毀也中國,譽也中國」而言,最近十多年以來,加州大學教授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的人生足以用這兩句話形容。

納瓦羅是一位經濟學家和公共政策研究者,也是活躍的公共知識分子,他的本業並非中國研究。當他看到中國對美國乃至西方普世價值造成巨大危害,而西方主流社會對此置若罔聞之時,毅然決定「半路出家」,投入大量時間和精力研究中國議題。

2006年,納瓦羅出版了第一本研究中國的著作《中國戰爭即將到來(The Coming China Wars)》,他嚴厲警告西方社會,中國已取代蘇俄,成為文明世界的主要敵人,中共的強大最終將給世界帶來毀滅性的災難。納瓦羅在書中列出大量數據和論據來支持該觀點,具有極強的說服力。

川普看了此書後非常讚賞,當時列出二十本影響他思想觀念的重要書籍,其中一本就是《
中國戰爭即將到來》。然而,綏靖主義當道的美國學界和媒體對納瓦羅「仇中」的看法不以為然,甚至將之歸入歇斯底里的「麥卡錫主義」,使納瓦羅長期處於被孤立的狀態。

川普(左一)在成為美國總統前,就相當認同納瓦羅(右一)的著作。圖片來源:The White House


烏鴉成群結隊地在腐屍附近覓食,雄鷹總是孤獨地在高天之上飛翔。納瓦羅不怕「三人成虎」,不畏浮雲蔽日,在各種公共平臺上呼籲美國民眾聚焦中國這個「房間裡的大象」。

2011年,納瓦羅與安一鳴(Greg Autry)合寫了第二本關於中國的專著《致命中國(Death by China)》,披露了中共如何侵犯人權、利用監獄犯人充當奴工生產有毒物品,以及破壞生態環境、竊取西方最新科技和智慧產權、操縱匯率、瘋狂的軍事擴張、縱容強大的軍警特務包括網路員警、封殺言論自由、擾亂國際秩序等,為世人揭示了中國的真實面貌,並提出瞭解決問題的方案。川普對這本書給予極高的評價,並向身邊的朋友大力推薦。

接著,納瓦羅將該書拍成紀錄片,該片在全美公映後,引起轟動。川普為該紀錄片寫了推薦語:「《致命中國》說得很對。這部重要的紀錄片用充分的事實、數據和洞察力,描述了我們與中國之間存在的問題。我強烈推薦大家觀看。」此後,納瓦羅和川普成了朋友,經常就中國問題交換意見。

二零一五年,納瓦羅又出版新書《美、中開戰的起點(Crouching Tiger: What China’s Militarism Means for the World)》,堪稱「中國問題三部曲」的「壓卷之作」。他將迫在眉睫的美中戰爭的危機呈現在麻木不仁的美國公眾面前,這不是杞人憂天,而是盛世危言。


2017年3月,納瓦羅(中)在川普(左一)支持下,對於貿易政策發表演說,認為方向上應以勞工與國內製造者為主。圖片來源:The White House


一年多以後,川普在空前激烈的大選中大獲全勝,預示美國的內政和外交政策迎來急轉彎,包括對華外交將出現新氣象,納瓦羅先知般的大聲疾呼有可能成為美國新政府對華政策的羅盤。果然,川普入主白宮後,任命納瓦羅爲新設立的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National Trade Council)主任,納瓦羅成為川普內閣中惟一一位大學教授。

「妥協可以換來和平嗎?」

在美國存在著一種似是而非的看法:加強跟中國的經貿合作,就能推動中國的民主化,也就能讓中國成為美國的盟友,從而避免美中之間發生軍事衝突。這是柯林頓政府以來,主導美國對華政策長達二十多年的思維方式。美國學者葛拉瑟(Charles Glaser)甚至提出,即便犧牲意識形態和道德責任,爲了追求經濟利益和國家安全,也可以跟中國妥協,進而完成一項包羅萬象的「大交易」,「如果我們完成了大交易,雖然這不會是讓人愉快的交易,卻是划算的」。


葛拉瑟曾在期刊中認為美國可以透過「大交易」(grand bargain)終結對台灣的承諾(出處)。圖片來源:University of MICHGAN


然而,納瓦羅認為,這種想法是異想天開、與虎謀皮,事實證明大錯特錯,此種錯誤再也不能繼續下去。中國從來不打算在談判中妥協,也從不遵守其簽署的任何國際條約和協定。

中國當然看重經濟利益,但共產黨不會爲了經濟利益而放鬆政治控制,並真正融入國際社會、成為負責任的一員。中國搭上現有的國際政治經濟秩序的順風車、從中獲利,同時卻又竭力腐蝕、破壞這一國際政治經濟秩序,並企圖以「中國模式」取而代之。

換言之,美中的對峙和對立,是基於世界觀和價值觀的分歧,是不可調和的,正如美國和納粹德國及蘇俄集團絕對不可能「和平相處」。納瓦羅警告説:「至少以中國的例子來看,世界無法對經濟合作推動亞洲和平抱以希望。相反的,經濟合作主要推動的是中國新興軍事力量的成長,完全不是所謂的『和平使者』,因此,要抑制中國的武力崛起的一種方法,也許反而是降低經濟合作的程度。」

在納瓦羅寫作此書時,中國還未徹底放棄其自鄧小平時代開始實施的「韜光養晦」戰略。一個頗有說服力的例子就是,當時中國軍方仍沿襲毛澤東時代「第二砲兵」的名稱指其戰略導彈部隊。

納瓦羅寫道:「中國發展精準的長程核飛彈的核心,是『第二砲兵』部隊以及其自豪的『地底長城』。『第二砲兵』部隊的名稱本身就是要造成誤導。一九六六年,周恩來創立了『第二』而非『第一』部隊,目的是讓世人忽略其重要性,部隊真正的任務在1984年才公諸於世,主要是負責研發與生產中國全部的導彈武器,包括彈道飛彈、巡航飛彈、傳統飛彈和核子飛彈。」


納瓦羅認為周恩來創立「二砲部隊」是為了誤導世人,其實真正任務是為了研發與生產導彈。圖片來源:禁書網


然而,就在納瓦羅的著作剛剛出版後幾個月,2015年12月31日,在習近平主導的「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中,「第二砲兵」升格為「火箭軍」,由陸軍附屬兵種成為與陸海空三軍並列的第四個獨立軍種。中國媒體公開報道此一消息,習近平在中央軍委大樓爲新任的火箭軍主管授銜。共青團中央在其官方微博上公開披露中國擁有的導彈數量:火箭軍裝備各型近程彈道飛彈一千一百五十枚,各型中程彈道飛彈三百枚,各型遠程和洲際彈道飛彈兩百枚,此外還裝備巡弋飛彈三千枚。與此同時,中國的第五種獨立軍種「戰略支援部隊」也宣告成立,該部隊包括電子對抗、網絡攻防、衛星管理等資訊方面的力量。

由此可見,中共不再「猶抱琵琶半遮面」,而是主動向美國和西方炫燿實力,跟納粹德國從一戰戰敗後的貧弱中迅速「麻雀變鳳凰」地成為軍國主義大國的過程極為相似。納瓦羅在十多年前的預言,一語成讖,此書也快速在全球走紅,處在美中之間的台灣人,應該對納瓦羅的見解更留心。


原標題:所懷的是毒害,所生的是罪孽(上) 彼得·納瓦羅《美、中開戰的起點》,作者將會推出下集

 

*延伸閱讀:拒絕中國低劣產品 政府與人民均有責
*封面圖片來源:Vote Trump Pics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作者

余杰

異議作家,現為無國籍人士,長期關注中國人權問題

延伸閱讀

我要留言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