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評論】加害者居然揶揄受難者?不見笑的國民黨!

謝建平專欄
2018-09-30 | 受難者團體在國民黨黨部前高舉標語。

台灣老話:好人驚歹人,歹人驚痟仔,屑仔驚嘸愛命仔,嘸愛命仔驚祙見痟仔。

記得小時候,故鄉大廟口附近有個在市場賣魚的女攤販,常常趁著丈夫在市場忙的時候,她就藉機到處去「討吃」,搞到村莊內大家都知道她交遊廣濶。

有一次丈夫提早收市,她和客兄尚末完工,剛好被逮個正著。男子荒亂提褲就跑,她被丈夫揪到廟口廣場公開示眾,眾人議論紛紛看熱鬧,丈夫破口大駡「祙見痟」,婦人也不甘示弱的回嘴:是恁祖媽卡衰洨呼你掠著,恁祖媽不相信全世界的查某人攏不討客兄。

當時年幼,只覺得這個查某人真赤、真正祙見痟。對照近日國民黨對於促轉會的烏龍練痟話事件,一副要把促轉會拆吃下肚的狠樣,完全忘了自己才是加害者、才是那個十惡不赦的元兇,其祙見痟的程度簡直破表。

日前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受難者,前往國民黨中央黨部抗議其黨徒至今仍不敢面對這段歷史。國民黨在面對抗議活動時,派出一群中生代主管,用大聲公輕挑的揶揄、訕笑這些垂垂老矣的受難者,其嘴臉完全不思悔改,也完全沒有認錯的意思。

 


政治受難者團體在國民黨黨部前抗議,反遭諷:「找東廠請至促轉會」。圖片取自社團法人台灣戒嚴時期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

這讓我想起網路上到現在仍有一群人說:政府不是已經出面道歉了嗎?「補償」你們的錢也都領走了,還在哭爹喊娘的幹嘛?
補償不是賠償,道歉之後也沒真相,加害者仍然趾高氣昂,一副事不關己的輕蔑態度,這絕對不是真正的轉型正義,也根本沒有衷心悔改。

我常想,不敢面對轉型正義的人,扣除無知草包和理盲腦殘的,剩下的就一定是加害者及其後嗣,不然也是依附鷹犬和恩庇侍從爪牙這些共犯。

想想,有些話、有些事,他們總是故意裝不懂,不然就是黑白花。真的不懂嗎?坦白講,要他們承認父兄的罪大惡極、自己是外來殖民侵略者的後裔,其實相當不容易,這要有相當大的道德勇氣。所以,我們才要設置促轉會來釐清真相,甚至追究責任。

但是國民黨徒們繼續耍無賴、鬼扯蛋,繼續在電視上酸言酸語的懲口舌,一副我知道我殺了人、欺負人、壓迫人,但我已經給錢了,不然你要怎樣。好像這只是交通事故,發生意外導致他人死傷,隨便鞠個躬、道個歉,也不用假裝悲傷流淚,賠個幾百萬就能換來緩刑不用關,真是令人為之氣結。

這就是「好人怕歹人,歹人怕瘋仔,瘋仔怕嘸愛命仔,嘸愛命怕祙見痟仔」最傳神的寫照。

*延伸閱讀
【報導】「你才是東廠!」老政治犯們怒吼衝撞國民黨中央
【評論】花蓮王不但是股市金光黨 更是政治詐欺團
【報導】誰蓋我的海報?士林北投再爆第三勢力互咬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圖片取自社團法人台灣戒嚴時期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

作者

謝建平

詩人。記者。台獨最後死刑犯 1965年生於台南,世界新專三專編採科畢業,中華科技大學建築研究所碩士,1985年在黨外雜誌以「謝灣立」為筆名撰稿。曾獲世新文學新詩首獎、散文第二名、報導文學首獎、鹽分地帶文學新詩獎、全國學生文學新詩獎。曾任民進週刋主編、編採主任。出版第一本獨派詩集「台灣國」。1989年遭國防部以「懲治叛亂條例」移送偵辦。後於馬祖西莒服役時遭設局以擅離職守,依「戰時軍律」敵前抗命唯一死刑收押,為戒嚴時期最後一位台獨死刑犯。退伍後任民進黨文宣部執行幹事兼代理副主任。

延伸閱讀

我要留言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