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新聞焦點

【評論】隱藏在奚落族語背後的威權遺緒!

熱門議題
2018-07-18 |

最近政府人事又有所異動了,不管到底是為了選戰還是其他考量,我想人民所期待的應該就是——希望政府能做把正確的事做好,把好的事情做正確,作為公民,我們還是會繼續監督這個政府是否能維持或堅持在這個人民期許的路線上頭。

然而,最近有個名人針對新的行政院發言人 Kolas Yotaka 堅持使用拼音姓名做出批判!或許他個人認為他是在監督並吐槽政府官員的作為,但我認為這樣的批判方式,無異於就是在攻擊那份對自我信仰所堅持的基礎,尤其是,那剛好是一個族群對於自我的認同,甚至是個人對自己的認同。

 


朱學恒臉書。圖片來源:作者截圖。

如果大家不太健忘的話,應該還會記得:前幾個月所舉辦的新版身分證徵件網路票選活動吧。也許大家都曾發現許多身分證設計的提案都是在提倡姓名欄可以容納族語拼音姓名喔?
如若,我們再往前推衍,有關注職棒的朋友們,是否仍記得林智勝 (Ngayaw Ake')、陳鏞基 (Mayaw Ciru)、張泰山 (Ati Masaw) 等球員爭取自己球衣繡上自己的原住民的本名呢?
這些行動讓我們看到,許多原住民同胞,因為曾在許久許久以前的中華民國政府,持其統治的優勢文化,無理強硬地將之更改為漢人姓名的政策?或是近期身分證姓名欄位長度的技術問題,導致他們無法使用自己的族語拼音姓名登記的心酸以及努力!
 

新版身分證票選,獲得最多票的是「台灣國民身分證」——嶼民在地。本文作者提供。

而為什麼原住民的族語拼音姓名才是他們的姓名呢?這就必須回溯到大航海的荷蘭時期,因為交易或是傳教的緣故,帶來了羅馬拼音系統。《新港文書》、大武壠語及新港語翻譯的《馬太福音》正是例證。

因為傳教的關係,陸陸續續地讓許多部落以羅馬拼音將其語言系統化,因此最終書寫系統也是採行羅馬拼音。這樣的族語拼音姓名無疑地就是原住民的真實姓名。

在21世紀裡,儘管我們仍然無知且自大地認為所有教育都繼續在以漢字進行中,然而原住民為什麼還非要堅持他們的族語呢?

就如同我們在母語日提到,其他的台灣語言問題都在面對華語霸權的壓制侵襲。並不是所有語言都可以以現今漢字來表達、表音、表意。正如同我們學英語,必須學字母,而不是透過漢字來表達英語。

台灣是個多元文化的社會,有許多族群共同生活在一起。過往威權的黨國時期強行將我們形塑成一個只會說華語,只會用ㄅㄆㄇ的社會。這不是台灣社會本來的樣貌,更不代表所有人都應該繼續遵循這套體系,尤其是當我們這些既存的語言都還有機會拯救的時候。

語言是文化很重要的載體,沒有語言的持續運用,我們能繼續維持那多元文化多久呢?如果我們在每個人對於自己母語的捍衛都要嘲弄奚落一翻,那我們還是個尊重多元的社會嗎?

台灣社會經過前輩們前仆後繼地努力,好不容易迎來了民主轉型的曙光,然而在過去威權體制所殘留下來的各種不公不義的現象,亟需所有人共同來檢視。給原住民冠上漢人姓名、壓迫族語至瀕臨消亡,這些都是擺在我們面前活生生、血淋淋的案例。

這個事件,是由政治力所造成的華語文化霸權的冰山一角,檢視這個事件的同時,也要看見其背後的成因與壓迫,轉型正義,就從尊重不同族群的語言文化做起!

P.S. 雖然族語拼音系統源於羅馬字的傳入,但經過在地化、系統化之後,族語拼音已經是一個獨立的系統,不僅不必用「羅馬拼音」來稱呼,而且這樣稱呼也是不恰當的。



延伸閱讀:

【分享】公共評論:那些使用族語拼音作為名字的原住民們

【評論】「書同文、車同軌」─台灣人應捨棄的思想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Kolas Yotaka 個人頁面



 

作者

楊震

台南公民記者,資訊系畢業,渴望台灣成為台灣人的國家。往往說出「怎麼沒有人做...」,過不久就會自己成為「沒有人」。

延伸閱讀

我要留言

台南市議員候選人郭秀珠 懇請支持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