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新聞焦點

【評論】年輕人是天然統?錯!只是中國利誘下的人工統而已!

熱門議題
2018-08-02 |

近期由於民進黨執政的包袱日深,社會對於蔡賴體制—特別是年輕人的部分—支持度未見起色,因而輿論上開始出現一股「下一世代年輕人可能會是天然統」的討論。但,本文要指出的是,這是對於台灣政治發展的認知陷於過去結構所導致的鐘擺思考,忽略了民主體制必然產生的自主特性。

天然獨一詞,其實是來自於2014年太陽花學運後,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在當年全代會前夕,回應台獨黨綱凍結問題時所做出的回應。當時蔡英文表示,「隨著台灣的民主化,我們建構了深厚的『台灣意識』,這個認同台灣、堅持獨立自主的價值,已經變成年輕世代的『天然成分』,這樣的事實,這樣的狀態,如何去『凍結』?如何去『廢除』?」

 

圖像裡可能有3 個人
蔡英文提出台灣意識的說法。圖片取自蔡英文粉專

儘管還原到當下的時空脈絡,這樣的回應是有一些轉移焦點,但卻也點出一項非常重要的事實:與台灣的民主化伴隨而來的,是深厚的台灣意識,即認同台灣、堅持獨立自主的價值,成為年輕世代的天然成分。這個事實,不只和香港政論家陳雲所提出的「凡是民主、必然本土」論述相一致,也是落實、奉行民主價值之國家的普遍現象。

由於民主價值在實踐上,需要確立「實踐的共同體邊界」,以及「實踐的平等權利」,因此有資格實踐共同體範圍內民主的「我們」,就在每一次實踐民主時,都再加深一次「共同體意識」,放到本文的脈絡裡,就是「台灣意識」。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歷史脈絡,中華民國之所以會逐漸被台灣取代,成為共同體的主體,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在爭取民主化的過程中,這塊土地上的人民意識到,以全中國(比中華人民共和國還大)範圍為共同體邊界的「中華民國」,其主張及論述既不現實、也太過虛無飄渺;反而是在一次次被稱為「民主假期」的選舉過程中所爭取到的言論自由及民主實踐,確立了「台灣」作為真實與現實的共同體邊界。

 

一次一次的選舉確立了台灣的共同體邊界。圖片取自Tzong-Lin Tsai

在這樣的脈絡基礎上,「天然獨」是源自於由下而上的民主價值實踐,「天然統」則是源自於由上而下的政治力量灌輸。當前坊間對天然統的論述概要,例如因為中國經濟、國力發展對台灣產生磁吸效應,所以台灣年輕世代會因為到中國工作、求學、長居後,轉而認同中國,成為「天然統」。這種論述即為典型的困於過去「統獨對立」之鐘擺效應思考。

問題是,對台灣有吸引力的國家,何曾只有中國?早年「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就是最有名的例子;再者日本、法國、英國,乃至於澳洲、紐西蘭,莫不都是因為經濟及國力發展優於台灣,而吸引了台灣人到前述國家求學、工作,甚至定居。有趣的是,這些留外台灣人,全部都變成了那些國家的國民嗎?甚至會希望台灣跟那些國家「統一」嗎?

 

台灣年輕世代受經濟因素影響前往中國工作,卻不等於天然統。圖片取自Cheuk-man Kong

所以這就是「天然統」論者最大的問題,他們不是出於民主價值的精神而談論「天然統」,而是以經濟、國力等「物質條件」來暗示統一的必然。若把時間軸線進一步往前推,昔日台灣不願與中國統一,是因為台灣經濟、國力優於中國;如今局勢逆轉,那麼台灣與中國統一,將會是天然進程。這其實就是在一個中國史觀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思考脈絡,而且是西瓜偎大邊、勢利現實的版本。相較於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以生命捍衛民主價值的另一派前輩們相比,格局是高下立判。

因此,天然統並不「天然」,而是中國透過不斷的威逼利誘,試圖摧毀台灣民主的新路徑,透過台灣國內的新舊媒體,從內部製造風向,來引導輿論。本質上,依然是「人工統」的一環。是故並不會出現天然獨到天然統的發展,只會有一直與人工統對立的台灣民主深化。

*延伸閱讀:
【評論】從三大指標看韓國瑜在高雄市長選舉的優勢
【評論】當林義豐喊出「虧雞福來爹」,為何台下青年為之瘋狂?
【評論】韓國瑜灑百億政見支票,真能爭取青年返鄉?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圖片取自tenz1225

作者

陳子瑜

涉足過歷史與政治兩種科系,擺盪在真相與包裝的虛實間;在法國巴黎跟非洲查德生活過,看見國際的兩種極端。 政治工作有主管也有助理經驗,對身處雲端的論述沒什麼興趣。

延伸閱讀

我要留言

【迷航的國度】陳昭南著,購書優惠,限量倒數!

置頂

短網址